余思

再感受一下

蝶舞蓬瀛:




一不做二不休,继续从老板的Instagram偷图…


这一张的point是



  • 老板妩媚中带着睥睨和引诱的表情


  • Hi酱妩媚中带着温柔和羞涩的表情


  • SUGI与其说是妩媚不如说是风骚得不行的表情


  • 这种碧桃红杏,樊素小蛮的争艳感


  • PA叔露一小脸,作为家庭式的温馨的点缀


  • 到了这里真意呼之欲出前提是让我们忽略这些表情的成因假装这张照片是工作人员拍的






上回书说到的那个作者还写过YOSHIKI × HEATH × SUGIZO的3P文你们知道吗。



大美人兒!大美人兒!

蝶舞蓬瀛:

PS 是JADE……哭了,完全不知道,我果然還是愛不夠啊。


今天又睡了很久很久很久………………因為要等包裹所以不能出去(其實本身也不想動)。


結果夢見林生了,準確來說是夢見HEATH了,不過劇情真的太詭異所以就不贅述。


然後睡前還睡中(昨天其實只是打算nap的結果就睡到了今天早上然後也沒起來就接著睡)在Instagram上搜#teamyoshiki這個蛋疼的tag,搜到了這麼幾張照片,真是意外驚喜啊!美人!大美人!






臉都看不到就大叫美人這樣好麼……話說他的背影我還是認得出的啦!反正在我這邊相機跟小提琴一樣,一拿上就是帥度提升八個檔次。


不過其實不知道這是個什麼場景誒,為什麼林生會拿起相機親身上陣?應該是這次The World精選集的發售相關吧,出鏡的模特及造型感覺也是在哪裡見過的樣子呢。不過就是有用search by image搜索,卻什麼也沒有發現就是了,嚴重懷疑是視頻截圖之類的……


尤其是倒數第二張,歪著頭,美人!大美人!

hide对于X各位成员的评价(翻译转载)

桜満開 春を待っています:

Toshi  


(X-Japan的主音) 


    当初认识的时候,就认为他是个稀松平常的人。我所说的稀松就是指他忠实的维护社会常识,过着踏踏实实,有规律的生活。他所具有的作为一个成熟社会人的气质,正是我最匮乏的,而我也将他当作为一个能够把持住自己社会性的人物。即使在意志最薄弱或者神经恍惚的时刻,他也能够镇定的作出英明的决断。我想即使将他丢弃到另一个时空中去,他纵然也能活的有滋有味。举个列子来说,如果他是家咖啡店里的老板(笑),有个客人突然发话说:"老板,唱支歌来听听!"估计他也会扯开喉咙,来一曲"endiess rain"。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循规蹈矩的人。一张一成不变的脸孔,光凭这点已经很值得让我感到佩服不已了。当然光有着这样的平常的个性,我可能是不会喜欢他的,我想更重要,更吸引我的是他一旦登上舞台的那种确确实实的存在感,可能就是那种感觉吧。 


Gaution! 


       嗯,怎么感觉有些文不对意啊!(笑) 


pata


(X-Japan的吉他手) 


  他在喝酒上可以说是我的师父了。要是没有他的出现,我可能不会沾上酒精这玩意儿。不错,我是比较喜欢类似于酒宴这样盛大的场合,但是我对酒起初是没有特别的好感的。当初,我们打算用自己挣来的钱在外面租房子住的时候,也曾经和他一起去找房源,我们各自的住处离的很近,有空了,那个时候还是流动乐队来着,白天有许多空闲的时间,差不多那时,一到傍晚,大概下午四点的光景,我们就去喝酒,与他相比有时候觉得自己有些邋遢,把啤酒抹洒得吧台上到处都是,要不就是东道西歪的把桌子也给掀翻了,眼前还有许多莫名其妙的人群在晃来晃去。而他优雅的在一张白色的木桌旁,坐定用单手支着下巴,安安静静的在一碟碟下酒菜前独自小酌,那种神态简直酷毕了! 


Gaution! 


      还是在流动乐队时期,我们推出了"vanishing vision",那时候的酬金差不多是100万日圆吧,这些只是在录音棚出唱片的酬劳哦。他总是把钱塞进那条G pants左面那个口袋上悬着根银质的威士忌酒壶里,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就这么胡乱的塞在那种地方,半路上说不定就要给弄丢了哦(笑),"你才把钱给丢了呢!"说着就若无其事的捡起"钱包"回去了。如果你捡到了,一定要还来哦! 


Heath


(X-japan的贝司手) 


  我和他是曾经由同一个女性朋友的介绍才得以相识的。然后就经常结伴去喝酒。刚认识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是个老实人,当然现在我还是这么认为的,甚至有一些太过于严谨和呆板。 


  他似乎十分讨厌别人的书桌上杂七杂八的堆放着各种无聊的杂物,杂志和CD也要序的,归类整洁的放在因该所在的位置,而不能随意的铺满了书桌的一角。他总有一股不这样决不罢休的决心。所以我想他的房间一定整理的挺利落吧。 


Gaution! 


    太瘦了,一定要好好吃饭哦! 


    经营"大姐俱乐部"也要适可而止,注意身体。 


Yoshiki


(X-japan的键盘兼鼓手) 


  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我想我今天因该不会在这里,在这里从事这样一份事业。之前的一个乐队,那时我有望成为店长,于是我就将乐队解散了,大家各奔东西。我当时一心梦想着成为一名美容师,那时我当时的想法。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受了Yoshiki的邀请,于是就是就加入了X,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要是没有他的出现和邀请,说不定我已经是一个出色的美容师了吧。 


  反正,关于他的各种流言蜚语特别的多,这似乎是很早以前就有的事了,在这之前我确实也听过X这个乐队作的音乐,但从未到现场去看过,有娥眉有实质上的接触。我们这帮搞乐队的人的圈子里,也经常可以听到"最好别和那个乐队的一切产生瓜葛。"这样的声音,于是,在我的脑海里,也十分自然的形成了"那是一帮可恶至极的混蛋,一群无聊的乌合之众。"类似于这样的概念和印象。(笑) 


  当时,X还只不过是一个toshi和yoshiki两个组成的小团体,正极力的想招募新的成员加入,正处在这样的一个时期。那时我也好象被什么缘分的红线牵引着一样,不自觉的,甚至是宿命般的,到了他们的现场演出,现场果真如先前想象中的一样,这是纯粹的一塌糊涂,接着我去见了yoshiki,那个家伙看着就像个哪个外国人的小孩似的,莫名其妙的笑嘻嘻迎上来,就是他了。"啊,你就是hide。"他问了些诸如此类的问题,他当时的那种神态,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充满了摄人心魄的感召力。那次会面他说了很多,话题也是各种各样,无所不包。见了面,我这时刻感觉到他这个人不错,看上去并不像传言中那样,蛮正派的一个人嘛。心中原先有的那些巨大隔阂感每杂这个时刻让我感觉有些不太自在,要不我试着和他合作一下,我越来越被他的个人魅力所征服。这种魅力并不仅仅是平常见过面后的感觉还不错,那种感觉简直可以称作超凡,他们混合在一起,就是那样,那种感觉我清晰的触摸到了。关于他的无数的风言风语,或许其中90%都是真实的,也可能实际情况比留言说的刚糟糕,所以仅凭着那点感觉还不足以让我们一起从而干出一番事业,但我仍然被他深深的吸引。就如同我刚才所说的,和yoshiki试着合作一下,我是相当喜欢这份感觉,但是似乎我们乐队的其他大部分成员还未充分的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这种独特的魅力与气质。 


Gaution!  


      值得注意的是,要将这些风言风语一一数尽,恐怕这整本都写不完。(笑) 


      凡是要开演唱会,我和yoshiki就习惯两个人同住一个房间,所以早上我起床,总是一叫便应,不会作任何反抗,我自认为是一个早上起得来的人。但是,早上叫yoshiki起床,如何做到自己不受伤,就成了一个值得探讨的大问题。



yoshiki采访翻译——关于hide和last live(转载)

桜満開 春を待っています:

――在uk的宣传里,看到你打鼓,没带护脖器,是好一些了吗?


yo:不行。(笑)


――不行?


yo:已经是慢性了,现在也在疼。什么都不做也还是会疼。


――那鼓呢?


yo:录uk的时候还在打,只要不打三小时以上好像就没问题。但象X那样猛地打的话,简直就是自杀行为。(笑)


――编辑the last live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


yo:搞不清楚,总之自己就是抱着2箱纸巾进了编辑室。


――已经有了号啕大哭的觉悟了?


yo:心里想着"好啊,来吧。"可是实际看还是不行,《紫水晶》一开始就哇的哭了出来,5分钟之后就逃出了编辑室。回到休息室,2,3个小时之内都会想"不行了,看不了。"之后在进去看。这种状况持续了3天左右,第4天才从头看到尾。


――那几天是怎么想的呢?


yo:告诉自己,一定要超越他。"如果不能超越他,我就一生都不能说X的事。"也就是,一辈子都不能过我自己的人生。


――现在已经编完了是吧?


yo:今年的3月完成的。记得好像是3号。


――到最后还在哭吗?


yo:100%在哭。握手会之后又看了一遍,因为是发售日嘛。那时又哭了一场,到最后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对自己说,这么大人了,也差不多一点啊。


――是因为想起了hide吗?


yo:我想,对我而言,最痛苦的是hide不在了这个事实。


――hide说过"对我来说,X就是yoshiki"那对yoshiki而言,hide也是很大的存在吗?


yo:X是,我说"是这样""是白的",那就会变成白的,我说,"是黑的",就会变成黑的band。


――这就是hide说"在我而言,X就是yoshiki"的理由吗?


yo:hide总是说"yoshiki说好就好。"但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经常是会一下子就冲出去的性格。所以做事情之前,一定会问hide"你怎么想?"


――哎?


yo:自己的事也总是问hide,比如,"这次我会接受北野井子的采访,怎么样?"等等。


――连这些都问?


yo:嗯,什么都问。"我正给西城秀树写曲子,怎么样?""要是yoshiki的话,写写也挺不错的啊。""给kiss做一首歌,怎么样?""做《ブラック、ダイアモンド》吧。"几乎什么话都会跟他说,但现在已经没有可以商量的人了。


――是吗。


yo:现在,还是好想让hide听uk,问他"怎么样?这个。"他会回答"哇,怎么变成这种音乐了?"然后继续做,给他听,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当初刚见hide时是什么感觉呢?


yo:在神乐坂的live house,他在他自己的乐队,觉得他好帅。而后,一起去了他们乐队的庆功宴,不对,是我自己闯到那里去的,用命令式说"进X。"


――在别人的庆功宴上?


yo:那时hide也说"yoshiki,这是我们的庆功宴啊。"(笑)"我知道,进X啦。""现在马上可能不行。""我一定会让你想进X的。"


――哎?


yo:然后,hide的乐队解散时,给我打电话"我不再做乐队了,可是―――"


――说了这种话?


yo:嗯。我当时说,那不做也好啊。


――哎?不是马上抢人吗?


yo:不是不是不是,他问我"有不少band叫我,怎么办?""你怎么想呢?""不做了,去当美容师。""那不做也好啊。"是这样说的。


――那hide呢?


yo:他只说"啊,这样啊。"就结束了。


――就这样?


yo:嗯,就这样。2,3天之后,hide给我打电话,"我去看X排练行吗?""好啊。"而后,他一个人象发呆似的看着我们练习,之后一起去喝酒,就说,"我进X好吗?"就这样。


――哎?


yo:taiji也是。一度退出了X。一天,又不明不白的回来了。当时,他来我家,说"没住的地方了,让我住。"之后就住着不走了。过了几天,突然说"还是想和yoshiki一起做点什么啊。"hide也常说"和yoshiki在一起,好象什么到能做到似的。"所以,我有时候想,那两个人,是不是脑子里真的只有音乐啊。(笑)


――是觉得和yoshiki在一起就一定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吧。


yo:我觉得是。想想,hide以前是队长,pata以前也是队长嘛。


――那pata是怎么进来的呢?


yo:我以前帮他们打过鼓。庆功宴上,pata说"不来我们这边吗?""不要,我不进。你不来X?""我是队长,不行的。"他虽然这么说了,但当他发觉的时候,已经是X的队员了。(笑)所以说,很不容易啊,做一个所有队员都是队长的的band的队长。就这样,hide,怎么说呢?总之,就是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折腾出来,hide把那些东西的残骸捡起来,这么一点一点向前走的乐队。


――残骸?


yo:比如说,X刚出道的时候,受到不少评论家的攻击,我马上就和他们吵了起来,象"你们也不是什么高雅的人"等等,那时,hide就跟我说,"yoshiki,那么做是不对的,要好好说话。"


――哎?


yo:我是那种一下子就会冲出去的人,每当那时候,hide总是会给我助言。所以,我真的很想给他听,给他听uk。


――the last live编辑完了之后,对hide的事有一个小节了吗?


yo:我只看着他(这里的他yo用的是あれ,我不知他在指什么),只为他烦恼,只想着他,而后做我该做的事,这不需要什么小节吧。


   为尊重原文,我决定打上日文原文


――the last live の編集を終えた今でもhideに関してはまだ区切りがついてないんですね。


Yo:あれだけ観て、あれだけ悩んで、あれだけ考えてやってまだ涙がでてくるってこと  は、これはもう区切りがつかないんでしょうね。 



L阿姨不务正业:

心里很乱,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毫无章法,就放在这里吧,说完之后就去专心自己的生活,不再想你们的事

1.认识hide是从good bye开始

最为在日本的留学狗,很多明星或者乐队的名字就算你不想知道也总会刷进眼球,所以X-japan我是早早就知道的,红啦forever love啦那些个名曲也都混了个耳熟,但就像无数名曲一样,不曾让你上心。

直到某天穷极无聊在虾米上刷歌,刷到了good bye,hide的声音并不多么惊艳,有点百无聊赖的懒,和我当时状态很像。随手点开照片,那一头鲜亮的红发就这么撞进眼里来。

我想,像hide这样的人就是所谓的天生的star了吧,不管过去多少年,照片也好,影像也好,现场也好,一定会让别人一眼就看到他,而那些愿意再看一看他的人最后也都会成为他的fan

人都是视觉的动物,他从视觉上开始突破束缚,表达态度,要让世界看到我,哪怕最初是惊吓是不屑是嘲讽,你要看到我,也许这是Visual shock的原点吧
所以这样的一个人,这样走到哪里都鲜活亮眼的要发出光芒的人,他的离开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就像太阳不再照耀你。


2. yoshiki,从讨厌到接受

看X Japan的live,hide不管怎么作,都让人觉得很率性,不管是耍可爱的吐舌头还是不知所以的冷笑怪脸,你会觉得他愤怒就是愤怒,活泼就是活泼

yoshiki正好相反,他作起来总让我感觉很做作,表演痕迹太重,砸鼓啦,倒地不起啦,痛哭啦,因为无法体会到他的体会,就会觉得那是表演,不是表达。

一度很奇怪,hide为什么会喜欢他。

后来认真去听他的作品,才觉得也许这就是一个内在分裂的艺术家吧,没人能明白他内心的脆弱和痛苦,也许hide可以,没人能安抚他的暴躁,hide可以,没人能包容他的疯狂,hide可以。所以hide治得住他。那个时候没有CP一说,如果是现在,以当时两个人的当红程度,恐怕CP党同人女都要疯了吧

但也因为如此,他们不必像现在的明星那样要炒CP要迎合粉丝刻意卖腐,所以今天你去挖坟看到的那些节目上的互动,那些记载了两人趣事的采访,回忆录里的点点滴滴,应该也是相对真实的吧。


3. without you

hide葬礼上,yoshiki的手颤抖的拿不住稿子,我相信了他的难过。那只手比外面哭晕的fan还让人难受。

然后一晃又是多少年,yoshiki复出了,X重组了,hide追悼演唱会,hide纪念专辑,hide这hide那,这个离开了十多年的人被一遍一遍拿出来宣传。这个时候我对yoshiki的腻歪到达了峰值。

在fan的眼中,失去了hide的X已经不能叫做X;或者用hide的话说,解散了就是解散了,重组啊复出啊什么的,不如直说是想要钱。yoshiki也好,toshi也好,想用X的名字继续盈利,没有人拦着你,但为什么要反复的拿hide炒作、作秀呢。 这种背叛的感觉一直到听到without you

纯音乐这种东西,要营造清新的,欢快的,安静的,忧伤的这类相对舒缓的情绪并不难。但without you的前奏一响起,有多少人难过的要哭出来。于是我终于相信,没有了hide,你是真的很难过。语言可以说谎,表情可以说谎,行为可以说谎,但倾注在音乐中的情感不能说谎。那些悲伤痛苦和想念,流淌在音符中血液里,绵绵不绝无处不在。你没办法让它消失,只能习惯它的存在,余生慢慢试着和它相处。Never say goodbye


4. 十七年

时间会稀释很多东西,也会慢慢给出答案。

从三十多岁到五十岁,yoshiki还是那个妖孽的样子,无妻无子,女人受不了他只知道工作,男人受不了他霸道专制,曝光的女朋友多得数不清,你却说自己和工作结婚了,以后要死在舞台上。

于是我看着你带着hide的人偶,拿着hide的吉他世界巡演。想起hide在X解散之后曾在访谈里说,X连日本都没有巡演过,要让世界都听到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今你终于带着X站在更大更棒的舞台上,只是打鼓的时候眼前没有那个发色鲜艳的家伙在前面蹦来蹦去,弹琴的时候坐在旁边台阶弹吉他的也换了人。

你实现了你们俩个人的梦想,止不住掉下的眼泪里是欣慰多一些还是悲伤多一下?

十七年了,每年的生日,祭日,巡演之前,你都要在微博上告诉大家你去看hide了;他已经走了十七年,你依然孜孜不倦的刷着hide的话题。我曾以为那是炒作是利用,现在想来,50岁的yoshiki要名有名,要利有利,hide再有价值也已经离开大家17年。和我们的默默记着hide不同,yoshiki是林老板啊,即使近年来表面上看起来温和了,骨子里也还是那个霸道专制的林老板。他只是不允许世界忘记hide:我还记着他,你们谁也不能忘记。

Ryo:

我已见过世上最美好的一幕

俺ってバイキンくんみたいなやつ。いーえ、魔人だと思います(节选)

SL:

luna sea 在日比野开live,但其实我已经隔夜醉的昏天地暗了,这是由于前天晚上和刚回国的hide他们一起喝酒的关系。


hide说【明天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尽管喝个痛快,造成我和他在去店里之前就一直喝个不停,然而最终还是喝过头了,在演出后,乐屋中hide【啊,宿醉了,感觉好糟糕啊!】这么说着。


【把这个喝了就好了】说着,拿出了从来没见过的药。


这是在美国买的,【宿醉也好,喝醉了也好都可以】这个是超级厉害的胃药。


半信半疑的喝了以后,真的起效了,刚才还非常不舒服的感觉都消失了。


哎!又可以继续喝了,喝!


在这个时候,hide还在倒时差里面,所以在第二家店的时候hide就几乎是要睡着了。


这家店结束的时候大概是3点,hide已经在呼呼的睡眠中了。


然而在4点左右,staff扶起hide时,突然!【好!去下一间吧!】喊了出来,猛地站了起来,声音非常有气势!


准备回家的那群人都被那个声音吓了一跳,不过既然是hide【复活了!接下去,去下一间吧!】犹如百万马力充满能量一般。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身体不由的摔向一边的pata,一瞬间觉得啊,好危险~这样的感觉。还是赶紧回去比较好吧。


结果,还是连着去了下一家店,真所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呐。


【我要见海盗】一边说着这样让人觉得神经质的话,相对应的是他一直都很元气满满!


这就是hide回国后第二天夜里发生的事。


********************************************


虽然我是渣水准,但是我尽力将我能看明白的写下来了,另我真的是龟速。求勿喷!


点点滴滴看起来,好像也在回顾我那些糟糕的青春一样。


怎么说呢,我自己也是每日都在喝啦,迷迷糊糊的喝起来,最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