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

粥里放糖:

生活从16年开始趋于平静。产后抑郁症就像风一样,没有了。不用胡思乱想,也不用整夜失眠流泪,这种感觉很好。活着就有希望。

堂本兄弟对我来说陌生又熟悉,MP3尘封已久,他们的歌我却还能唱出来。出于意外吧。我去B站看了一下视频。他们仍旧是奇迹。真的是奇迹。不可自拔的陷进去了。

堂本刚身体状况百出,不能跳舞后,耳朵又受意外,堂本光一演舞台剧受伤更是家常便饭。也许十年前我会哭,会伤心难过,在我顺心顺意的二十年人生里,受伤是非常严重的意外。十年后的我,看到的却是他们对工作的热爱,那是非常快乐的。就算有伤痛,有挑战,那都是自己需要承受的。快乐需要自己努力。人身路自己走,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

他们爱音乐爱舞台,这是他们的世界。我站在外面看这个精彩纷呈的世界。十年又十年。

😂😂😂😂

【Find-KinKi】:

(・v・*)…???

光一老师,您好歹是...个王子

======================

(十图差点不够放...(。-∀-)

【不能笑x噗

可能是我疯了

⊙_⊙

喵铃:

av1957819


啊喏,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在十一分后,


高见泽爷爷说大爷说虽然说着眼前只有一个人但是会渐渐的看的越来越多,(恋人意味)


的时候二爷顶了一下舌头(明明之前还在替这种说法开脱嗯),就是在宝儿那期宝儿和大爷站在一起时的那种特别不爽的顶舌


希望各位和我一起验证一下


我看了几遍都是


毕竟大爷的“视线很窄论”真的算是很重要的承诺(?)😂


——!!!


怕gn们误会,


高见泽爷爷是“诬陷”大爷,那话不是大爷说的😂


就是开玩笑而已,但是“栽赃”给大爷的很突然,大爷也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怎么提到自己了


所以感觉二爷的反应应该是应激反应,没过脑的那种


这才微妙不是😏

PIU:

明天一大早就要起来去幼儿园见习...熬不到准点了qwq!!
先早一丢丢放出来!!
刚老师生日快乐🎊🎊🎊🎉角色没画全请原谅我!!
请快点出新消息//////钱包已待命√!!

Black Joke

長大的感覺,互相守護的感覺

喵铃:

内容+人设:危险关系+Black Joke


01


堂本光一是特意挑着经纪人不在的时机折回车上的,也正如他预计的那样,车上只有堂本刚一个人。


堂本刚似乎正在看台本,堂本光一拉开车门的声音似乎吓了他一跳。


“有什么东西没带吗?”堂本刚一边把台本放下一边这么说,似乎想要帮他找东西,


“不是。”堂本光一摇摇头,上车关门,然后他看着堂本刚深吸一口气,“我有点事,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


堂本刚有点意外,但同时也有些高兴,堂本光一很少会找什么人商量,一般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在解决之前别人甚至都不会知道。


不过最近堂本光一面临的困扰,堂本刚大概能猜到。


果然堂本光一有些含糊的说,“如果为了另一个人努力的时候,反而会使自己忽略对方,那努力是为了什么呢?我不是说努力不对或者后悔了,只是这样会有一种本末倒置的感觉吧?”


是了,和堂本刚猜测的完全一致。


非要解释的话,就是堂本光一有一个女朋友,堂本光一这个人啊,是为了给对方更好的未来所以一定会非常努力的那种人,是典型的先立业后成家型,嘛,但是有时候多多少少有一点努力过头了。


虽然堂本光一的女朋友是谁,堂本光一没有对堂本刚说过,甚至连这位女朋友的存在都没有告诉过堂本刚,但是,怎么说也是相方嘛,堂本刚就算再怎么不注意,也能发现相方身上的变化。


更何况堂本光一也没有隐瞒过他,只是没有告诉过他就是了。


相方是一种微妙的平衡感,而相方这个词本身,就带有一种“工作限定”的意味。所以,对于堂本光一的私下生活,堂本刚不能也不应该了解,这样,在有人、任何人向他询问:“光一有女朋友了吗?”的时候,堂本刚可以堂堂正正的回答,“不知道啊,我们私下里都不联系的。”


啊,扯得远了,说回堂本光一的女朋友好了,虽然这家伙一直念叨的是喜欢妹妹型的活泼开朗的女性,但是实际上这位女朋友,比堂本光一年纪还要大,是标准的姐姐型。


话说他当初不会是撒谎吧?还是这家伙口是心非,怕和自己喜欢的类型撞上?真是的,这种事情撞上了又有什么关系,这家伙脑子有时候还真是有点奇怪呐。


不,能在一瞬间脑洞开的这么大的您也不必谦虚……


堂本刚考虑了一下,然后比较慎重的说了自己的想法,“我是这样觉得的,有一定要努力的这种想法本身,其实就是对自己的现状不满或者没有自信吧?这样的话,那么努力就是必须的事情了,不是什么为了别人而努力,而是为了让自己认可自己。说到底,选择就应该凭着自己的心做出,或者选择继续努力,做更好的自己,或者就此止步,如果自己也能认可的话。嘛,选择这个东西本身,就是必须放弃一些东西的不是吗?”


堂本光一先是若有所思,然后很认真的道谢,最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嘛,说话跟个老头子似的。”


还没等堂本刚想出合适的话来反击这个死傲娇,经纪人就上车了,经纪人好像忘了堂本光一借口说有事今天自己回家的事了,并没有询问堂本光一。


中间发生了什么在堂本光一和堂本刚的记忆中已经不太清晰了,反正最后的记忆是在两人因经纪人踩到了狗屎还在车子里问,“是有什么东西烂掉了吗?”将整个车子翻了一遍时,偷偷的相视而笑。


再后来这件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任何回音了。


三月份的时候堂本光一终于毕业了,堂本刚一直惦记着堂本光一的事情,琢磨着趁着这个机会打听一下。


“最近怎么样?”在外景车里堂本刚和堂本光一挤着坐在最后排的时候堂本刚悄悄的问。


堂本光一应该是明白了堂本刚想问的到底是什么,但他只是说,“啊,一直在玩游戏。”


光一他,应该是失恋了吧。


堂本刚拍拍堂本光一的肩膀,“没事,还有我在呢!”他开玩笑说,“嘛,要是你以后真的找不到老婆,咱俩还可以对付过。”


堂本光一哈哈大笑,“算了吧!”然后弯腰伸手进堂本刚的裤管去摸堂本刚的小腿,“我才不要和你这种毛扎毛扎的家伙一起呢!”


“我只是安慰你!”堂本刚也反唇相讥,“谁会和你这种手肘像盐碱地一样的家伙在一起啊!”


当时的堂本刚只是想告诉堂本光一,爱情会失去,但是搭档不会。


堂本光一也明白,所以在后来要失去搭档的时候,哪怕在爱情里都勇敢的先提分手的堂本光一,才会拼了命的去挽留。


堂本刚有和堂本光一商量过解散的事情,那是堂本刚迷茫的末期,之所以说是末期,是因为堂本刚已经做好了打算。


他不想再做偶像了,是音乐把他救出来的,所以他也打算到音乐那里去。


但是KinKi Kids是偶像,而堂本刚也不能自私的拖着堂本光一,对他说,因为我不打算做偶像了所以你也不要做偶像了,这种自私的话,堂本刚想都没有想过。


所以就分开,最后报道的时候说堂本刚为了自己想解散就可以了。


身为偶像,堂本刚是很成功的,但是太成功了。


曾经的堂本刚很软弱,敏感而纤细,从小就是按照他人的想法活着的,比如加入儿童剧团,去演舞台剧和电视剧,后来终于自己选择了一次,他喜欢篮球,于是也真的去打篮球了,后来又喜欢上了搞笑艺人,也自己组了个小组合,约定好以后要一起加入吉本。


但是这种由自己选择而度过的自由人生很短暂,然后他就被姐姐代为投了履历书,被选中成为jr,甚至这个相方——堂本光一,也是在他对Johnny桑说,“就是光一”之前就成为了组合,一直以来的路,都是被别人安排好的,包括所谓的人设,所谓的装傻男子汉气概的人设也是别人安排好的,时间久了,堂本刚自己都快忘了自己的样子了。


但是堂本光一是不一样的,他越和堂本光一在一起时间久了,就越发现这一点——他和堂本光一是完全不同的。


兴趣爱好,性格,生活方式,朋友圈子,擅长的东西,思考方式,所以堂本刚能想到的组成一个人的根本的部分,两个人都不一样。


堂本光一是一个非常独立也非常要强的人,他和堂本刚认识了七年,关于堂本光一自己的私事,堂本光一只有那一次和堂本刚相谈过,他自己一个人可以做决定,他自己一个人可以考虑清楚,堂本光一从不后悔。


堂本光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虽然他也是被姐姐投递的履历书,但是堂本光一天生就喜欢舞台,私下里的堂本光一害羞又内向,连一句话可能都说不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是真的想要当偶像的,他喜欢闪亮亮的衣服,喜欢在这个舞台上唱歌跳舞,这是他的目标,他很明确。


在舞台上的那个堂本光一,就是真正的堂本光一。


这让堂本刚,非常羡慕。


所以,尽管他在工作上得到了很多认可,甚至是比堂本光一还要多的认可,他仍然会在心里问自己,他们认可的,是真正的我吗?他们会认可真正的我吗?


堂本刚跳舞擅长,唱歌擅长,搞笑擅长,演技擅长,综艺感很好,人缘很好,总是能够得到夸奖。


可是越这样,堂本刚就越焦虑,他在上台前犹豫,今天走上舞台的我,能带给大家她们想要的舞台吗?


甚至因为这样的焦虑,堂本刚身体都出了问题。


堂本刚越发现自己的软弱,他就,越羡慕作为一个真正的自己活着的堂本光一,作为一个偶像活着的堂本光一,作为为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一直在努力的堂本光一。


看着这样的堂本光一,他有时候甚至会升起嫉妒的心情。


所以现在堂本刚要做自己了,真正的自己。


他对堂本光一说,“抱歉,光一,我想退出。”


堂本光一的态度也很明确,“solo可以,做音乐可以,追求自己可以,解散不可以。”


堂本光一没有和他吵,没有生气,但是态度非常坚定。


堂本光一在面对工作的时候非常认真,因为他是爱着偶像这个职业的,所以他做自己没有关系,但是堂本刚不一样,堂本刚几乎是偶像的反义,完完全全的反面教材,所以堂本刚做自己不可以。


但是现在,一个为了偶像事业一直努力着的人对自己偶像组合里的搭档说,“你不做偶像也可以”的时候,堂本刚就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一个字。


他只能说,“拜托,让我再考虑一下。”


之后持续在两人间的是持久的冷战,但是堂本光一有走出来,努力的开始承担对堂本刚来说有压力的工作,他不再仅仅凭着自己的天然随意的发挥,而是在努力的装傻搞笑,堂本光一不再执着于装酷。无形且自然的在两人中,很多原来是归堂本刚的辛苦工作被转交到堂本光一的身上,虽然对于堂本刚来说是松了口气,但是堂本光一却承受了很多的质疑。


但堂本光一一个字也没说。


甚至当时冷战仍然在持续。

😂😂😂

佚川:

“你要跟物理系boy谈恋爱吗?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KKL]春日熊

看完只想興奮又幸福地尖叫🙌🙌🙌🙌🙌

✨清水鱼汤:

来源bear梗.


-----------------------------


堂本刚永远记得这一天。


他从图书馆回宿舍,怀里抱着几本要上课用的书。那几本书才是看了开篇几页,就被室友冈田准一发短信催着回去,顺便给他带上一本关于论文指导手册。


而就在这条通往宿舍的鹅卵石小路上走了一半,突然面临着夏日最容易突发的雨势,更可悲的是周围都是被狂风摇动的树木,远处的几个行人打着伞匆匆的奔跑。豆大的雨滴夹杂着被拍打下的树叶,哗啦啦的敲打在他单薄的外套上。让他只能把书都塞进了怀里,佝偻着腰,顶着猛烈的风雨,跑在回宿舍的路上。


脸上的圆框眼镜已经布满了雨水,滴滴答答的从镜片流过一道道水渍,让他看不清脚下的路,踩着湿滑的鹅卵石,一个不稳就要摔了个大马趴,整个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保护好怀里的书。


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爱惜书过于爱惜自己的身体,而是因为图书馆里的书毁坏了要赔,而且可能还会很难买到。


可是手腕却突然被一股力道拉住,他不知道身边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人,不过也来不及思考那么多,整个人以不雅的姿势扑在了那个人的胸膛上,因为他的碰撞,导致那个人为了稳住他,而丢下了手里的伞,把他抱了个满怀。


堂本刚第一次与别人这么靠近,因为尴尬而脸颊通红,鼻尖能闻到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带着下雨时的水汽,清新的就像是滴在鲍鱼上的新鲜柠檬汁,咬一口后口腔里充斥着他最爱的海洋气息。


“能站好吗?”


这是堂本刚听到那个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说,连忙站稳了身体,怀里的书却是因为这样没抱稳,一本略薄夹在中间的书,啪嗒的掉落在混着泥土的水坑中。


“啊!我的书!”这个堂本刚对那个人说的第一句话,或者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哀嚎。


并不是太美的相遇桥段。


那个人俯身拿起落在地上的伞,重新挡住了雨势。


“给你。”


黑色硬质书壳沾着泥渍,外面的边缘书页几乎是湿透了,但堂本刚只看到了搭在书壳上修长的手指,指节分明,指甲修的整齐干净,透着粉红。


他呆呆的接过书,抬起头看向这个人。小小的雨伞遮住了大雨,镜片上的水渍都蹭到了这个人的衬衫上,让他近视的眼睛睁着很圆,看着拉住自己的这个人。


砰砰砰!是心脏在胸口跳动,跳跃在鼓膜边。淋雨又差点摔倒的狼狈样,让他恨不得希望此刻对方是个瞎子,但是这么一双好看的眼睛,若是瞎了多么可惜。


堂本刚能够想象在这双眼睛中的自己,浑身湿透,衣服皱巴巴的贴紧着身体,原本蓬松的卷中发分成一缕缕搭在脸上,说不定还沾着飘落的树叶子,脸上也是被涂满了雨水,狼狈至极。


他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被这个人拉住的,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仿佛就是神明定好的奇迹或称为命运,奇妙的不可思议。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那也没有什么别的可说,唯有轻轻问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荒野流离,人潮汹涌,他恰巧在那一刻遇见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所以你跑了?”冈田准一盘腿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搭着一台电脑,手边是那本论文指导手册。边敲论文边问着他的室友堂本刚。


堂本刚从浴室里出来,整张脸不知道是被热气熏得通红,还是因为这件糗事而害羞。拿着毛巾胡乱的擦着头发,鼓着嘴辩驳:“我才没有跑,是身上太脏了,所以要赶快回来。”


“所以你躲开了那个给你打伞的人,还淋雨跑了。”冈田准一继续敲着论文,毫不动容的揭穿。


堂本刚叉腰气鼓鼓的看着非要戳穿自己的准一,随后看着准一还是敲论文,丝毫没有想要接话的模样,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把毛巾啪的放在椅背上,承认:“当时我的样子太丢人了嘛,脑子一热就把书拿过来跑了。”说完后怏怏的趴在桌面,叹气接着继续:“我都没问他叫什么,是哪个系的,在哪间宿舍住。”


他看着书桌上被雨弄湿的书,是村上春树的书,黑色的书壳,印着五个字:《挪威的森林》。虽然一回来就用吹风机吹干,但是上面的脏污和皱起的书页,让他只能再买一本还给图书馆。


他翻开着这本书,前几页沾着弄不干净的泥水干结成的脏污,把白纸墨字染得模糊不清。堂本刚打开了电脑,把这本书的电子版搜出来,手里拿起黑色的签字笔,把脏污处的字迹填写上。


写着写着,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只修长的手,还有低头看向自己的浅浅微笑。手上一颤,笔迹突然划出一道深深的黑色墨痕。


“准一。”堂本刚突然又开口,声音低低的像是自我呢喃。


“怎么了?我期中论文还没写完,这什么论文指导嘛,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冈田准一毛躁的揉着头,快是要被着期中论文折磨疯了。


“我喜欢上他了。”


冈田准一眼睛盯着屏幕,脑子里都是论文的知识点,突然被堂本刚的话吓得脑子一片空白。愣了半天,才喊了一声唉表达自己的惊讶。


他和堂本刚第一天入住宿舍时,就知道彼此的性向。


堂本刚,男,爱好男。


冈田准一,男,爱好女。


但是这不妨碍他们俩合住三年深刻的友谊,只是这三年,冈田准一从没见过堂本刚谈过恋爱,还以为这人说的同性恋爱其实是无性恋,其实是对男女都提不起兴趣,所以听到堂本刚突然说喜欢上一个给他打伞的陌生人,才惊讶的叫出声。


堂本刚合上《挪威的森林》再度叹了口气。


他喜欢上了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不知道他的名字,还在他面前丢人的跑了。那个人看着他淋雨跑走时,肯定以为他是个疯子吧。


同时,冈田准一也以为他的室友堂本刚,疯了。


不过在冈田准一与论文相互折磨三小时后,看着跪在沙发旁的堂本刚,默默的扭回头继续对着电脑。


“我帮你写论文,你帮我找他嘛,求求你了。”堂本刚不得不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成交。”冈田准一把电脑和论文指导手册都交给堂本刚,他相信文学系的堂本刚,绝对能用词句构造出一片严谨的社会系论文。


堂本刚接过电脑,开始跟冈田说起那个人的模样。


一小时后,冈田准一把电脑夺了过来,几乎是要被堂本刚折磨的崩溃。


“他长得很好看。”


冈田准一崩溃的喊:“我知道,你已经说了一个小时了,他长得很好看,然后呢?具体样子说清楚啊,要不然我怎么发动朋友帮你找。”说完看着堂本刚仰头看自己委屈的模样,无奈的揉着自己的头发还是妥协说:“那你具体说个身高。”


堂本刚脸色回暖,立马站了起来,比划着:“差不多比我高两厘米,然后头发是深栗色,微微蜷曲。整张脸非常好看····”


“好了。”冈田准一打了个比划,让堂本刚停住着枯燥的辞藻,平时明明是能滔滔不绝,现在形容起一个人的脸,只剩下好看这种广泛的词语。


当冈田准一发给自己朋友的寻人启事,十分的简洁明了:找人,男,身高168左右,头发深栗色,长得非常好看。


接下来几天里,堂本刚一手拿着那本《挪威的森林》,一手拿着伞,不断的徘徊在那条小路上。不同于那天的狼狈,穿好着熨烫好的白衬衫、米色裤,中卷发扎成漂亮的鱼骨辫,褪下常年架在鼻梁的圆框眼镜,而是用了隐形眼镜,让原本就漂亮的大眼睛更加的黑亮。


冈田准一帮他发的寻人启事,在这几天石沉大海,有人帮忙发来的照片,也不是那天他所遇到的人。所以他选择这种笨拙的方法,不断徘徊在这条连接图书馆和宿舍楼的小道上,说不定那一天就还能碰见那个人。


冈田准一见他怏怏不乐,也是想帮忙,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堂本刚无法对他说清楚那个人的模样,纵然他是大罗神仙,也不可能在一个拥有几万学生的校园里,找到那么一个栗色头发168身高的人啊。


堂本刚表示理解,没让冈田准一继续发一些照片过来。


那天雨伞落在了地上,他怀抱着自己,带着清新的味道,自己仰头看向他,雨滴打在他的脸上,刘海上沾着一滴滴的水珠,同时让眼镜片蒙上白雾。


他摘下了脸上的黑框眼镜,看着自己浅笑。


那一瞬间,他失去了世界里所有的颜色,只看见这个人站在这里,芝兰玉树般的姿容,怦然心动后的记忆再也无法去用言语描绘那会的颜色。


因为无法描述,只剩下好看这种贫乏的字眼,还剩下欢喜这种简单的心绪。


太阳光逐渐带着灼热,堂本刚抬起手遮着脸,眯着眼再度叹了口气。他当时逃跑的行径,真是蠢到家。怏怏不乐的回了宿舍,看着冈田也刚从外面 回来。


“找不到他。”


“论文被毙了。”


两个难兄难弟此刻拥抱在一起,相互给对方拍拍背,表示安慰。


“晚上去喝酒,我请客。”冈田准一进了屋,颓废的躺在沙发上,发泄般的大喊。


“好,去喝酒!”堂本刚躺在下铺,无力的抬手。


 


 


堂本刚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碰到那个人。


他和冈田刚进了酒吧,一道声音从里侧沙发传来,笑着喊冈田准一过去。堂本刚顺着视线,看到了喊准一过去的男人,也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手里端着一杯啤酒,低着头抿着。在堂本刚眼中,那个人和其他人立马划出一个分明的界限,让他的视线只能死死的黏在他的身上。


随后,堂本刚眼睁睁的看着准一把自己往那个人身边拉去,四个人挤坐在半圆形的沙发上,相互介绍着。


堂本刚局促的拉了拉身上的T恤,一时之间如同个机器人般,手脚不灵,言语死板的说出自己的名字。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他明白了那两个人的身份,喊准一过来的是跟准一在跆拳道社的朋友,农业系大四生,是他们的学长,叫做长濑智也。而坐在旁边,那个人叫做堂本光一,是物理系的大四生。


堂本光一好似话就是不多,闷闷的说了名字和院系后,就一直端着酒喝着。


长濑似乎有许多话想要跟冈田说,所以把冈田拉到了自己身侧,两人滔滔不绝的谈着论文的事情,边喝酒边骂着老师太过于严苛。


而他坐在了堂本光一身侧,这个时候的自己,穿着宽松的T恤和短裤,脚上踩着人字拖,中卷发披散下来,一边揽在耳后,一边慵懒的垂在侧脸,大大的圆框眼镜架在鼻梁。


他这次逃跑不了,只想要选择原地死亡。


堂本刚看着长濑和冈田相谈甚欢的样子,伸手不断的摸着鬓角的头发,时不时偷看一下靠着沙发背喝酒的堂本光一,不注意之间,自己给自己灌了好几杯酒。


直到是堂本光一突然按住了自己的手说:“喝太多容易醉。”


堂本刚喝的迷迷糊糊,看着搭在自己手背的修长手指,突然发出像小猪一样的哼笑声。因为醉意,眼睛充满着水色,脸色酡红,仰头看着堂本光一,摇晃着上半身,搭在脸上的垂发一晃一晃,口齿不清的说:“没醉,我没醉,没关系。”


“你醉了。”堂本光一说完,想要收回啤酒杯,却一把被堂本刚抢了过来,像是抱住了什么宝物一样,缩成一团保护着半杯啤酒,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紧着堂本光一,生怕着他抢自己的宝物。


堂本光一哑然失笑,他没想到堂本刚喝醉了居然会这么可爱,真是让他意想不到。


堂本刚看着堂本光一脸色和缓,更加傻乎乎的笑了起来,一口闷了杯子残剩的啤酒,脑子里残剩的所有理智都搅成一团乱麻。随手把啤酒杯放在了坐垫上,靠近着堂本光一,软绵绵问:“我能躺在你的腿上吗?”


堂本光一一愣,而在他发愣的时刻,堂本刚已经是醉的迷糊,卧倒在堂本光一的大腿上,双手抱着他的腰,醉后发烫的脸不停的蹭着堂本光一的腹部。


堂本光一几乎是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堂本刚。一直低气压的脸上浮现出隐约的笑意,嘴角微微勾勒起,眼神温柔如同雪山逢春所化的涓涓细流。


堂本刚蹭的不是很舒服,双手从被压住的椅背那里缩回来,握成小拳头放在自己脸边,因为睡姿的缘故,睫毛不安的扑闪着。


冈田准一和长濑智也说了半天关于论文的事,终于发觉了自己室友这么丢人的样子,是要站起来把堂本刚拉起来,可是却一把被长濑智也拉住说:“准一,你的论文不是没写完吗?我正好有同学有法子过论文。小刚现在喝醉了,光一正好跟你们住同一栋宿舍楼,可以带他回去的。对吧,光一?”


堂本光一微微点头。


一般人喝醉分两种,一种是撒酒疯,一种是乖乖听话。堂本刚就属于后者,喝醉后就会乖乖的听任何人摆弄,堂本光一把他背在身上,堂本刚除了在他耳边痴痴的笑,不会乱动挣扎。


当堂本刚被带回宿舍时,靠在了沙发上,窗台传来的微风吹散了一些酒意,让他微微睁开眼看着站在面前的人。


一看不得了,堂本刚被吓得哼哼的几声,他看到堂本光一站在这里,而且还是要走的节奏。被酒意催化的脑子,来不及思考堂本光一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边,只知道不能让他跑了,他等待找寻了这么多天,终于让他找到了这个人。


一双手拽住了堂本光一的衬衫下摆,力度大的让堂本光一都踉跄了几步。


“怎么了?”


“不跑,不跑。”因为带着醉意,说话声带着鼻音,极为的委屈。


堂本刚说完后发现堂本光一真的没走,还坐在自己旁边,拿起水杯给自己喂水。


清凉的水进入充满酒液的胃部,消散着不少酒意。他眨巴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堂本光一,眉眼缱绻如同远山浓雾般朦胧,让他看不清堂本光一的眼神,内心里蹦跳的小鹿快是要撞死在里面。


堂本刚一直都是个胆小鬼,虽然有着不少好友,跨越着不同的系别,但是天生的羞涩让他不擅长谈恋爱,也不擅长去参加任何联谊,加上眼界高从未看中过别人,所以直到了大三,还没有谈过恋爱。


但是此刻,酒壮怂人胆,他做出了一个勇士般的行为,抬手拉住了堂本光一的衣领。却因为力度过大,两个人居然翻到了地上,堂本刚扑倒着堂本光一,借着酒意跨越过警备线,狠狠的亲了上去。


 


 


宿醉后的人,最后可能出现的就是断片,但是堂本刚很难得的记性很好。所以当他从床上醒来,揉着头疼的太阳穴,记忆不断的在脑子里重复,让他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


抬眼看着戴着耳机打游戏的冈田准一,一个枕头就飞了出去,正中冈田准一的脑袋,让冈田准一的脸扑向了电脑屏幕。


“啊,死了!”冈田准一大喊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想要拯救游戏人物,却还是被怪物一击斩杀,气得他狠狠的锤了枕头,然后看向堂本刚不解的问:“小刚,怎么了?”


他跟堂本刚同住三年,这个人的好脾气是有目共睹的事,连自己的臭袜子放在沙发上,他都只是说一下,然后帮着一起送去洗,这还是堂本刚第一次拿枕头打自己。


“都怪你,你昨晚怎么不送我回来。”堂本刚几乎要哭,他昨晚借着酒意干的那件事,现在的让他再怎么去面对堂本光一。


“长濑前辈说要帮我写论文啊,所以现在我论文交上去了”冈田准一笑的扔回枕头,得意的摇摆着身体接着说:“而且昨晚不是光一前辈送你回来吗?”


堂本刚接过枕头,看着这样傻不愣登的冈田准一,气的更加厉害,狠狠的把枕头又扔了过去,然后被冈田准一成功接住,然后扔了回去。


堂本刚接过枕头,扔了出去,原本的打架变成了扔枕头游戏,气得他拍着大腿说:“堂本光一啊,他就是那个人,我昨晚····”


冈田准一长大了嘴巴,震惊的听完了昨晚的事。他的室友,软绵绵的堂本刚居然把光一前辈压倒了,然后强吻了,强吻就算了,吻完后还睡着了,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你昨晚回来的时候,学长他···”


冈田准一耸肩摊手:“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堂本刚绝望,想死。他现在知道了那个人是堂本光一,也知道了堂本光一住在他们的楼上,但是他现在有什么面目去见堂本光一。


“等一下。”冈田准一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把思路捋清,然后再问了一遍:“小刚,你说你喜欢的人,那天给你打伞的人是光一前辈。”


“是啊。”


“他哪里好看了?!”冈田准一回忆了许久后,能找到在记忆里,昨晚光一前辈给他的印象,就是黑衣黑裤黑帽,靠着沙发低垂着头喝酒,喝一口感叹一声,活生生像一个三十代的大叔,而且眼神死死盯着地板,就像是在研究着地板的材质,整个人可以完全可以称作是酒吧的座敷童子。


“他哪里不好看了!”堂本刚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踩地,叉腰不服气的喊着:“他的眼睛多好看啊,里面闪烁的光亮如同漫天银河,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抿着,但是浅浅一笑时,就像是高山之雪融化,带着暖洋洋的春意。”


冈田准一抽抽嘴角,这会儿这么会描述了,当初让他找的时候,那个只会说好看的废人去哪了?怎么跟他一吵架,嘴皮子就这么溜呢。不过他作为堂本刚的室友,加上这三年的照顾,让他忍住这顿吐槽,用手比划的暂停说:“好,他帅,好看,英俊。”


“哼。”堂本刚本还想仔细说清楚,但耐于自己浑身的酒气,所以指着冈田准一一会,气鼓鼓的转身去了洗浴室。


等着他洗干净酒气出来,盘腿坐在沙发上,伸手拿着冈田买的早餐吃了起来。


冈田准一看着发狠啃着面包的堂本刚,不知道堂本刚是不是忘记了,默默的远离了堂本刚一点,然后问:“今天是灭绝师太的课,还有二十分钟,你不去上吗?”


啪嗒!堂本刚手里的面包掉在地上,定定的看着冈田准一,脸色僵硬,深呼着气立马套上衣服,拎起包跑了出去。


要知道他们宿舍楼距离教学楼有十分钟的路程,加上灭绝师太的课是在六楼上,等着堂本刚气喘吁吁的到了教室,刚好是踩着上课铃声,灭绝师太准时准点的点名,丝毫没有等待别人的意思。


堂本刚坐在前面,因为太过于匆忙,坐下时才开始捋着半干的头发。等灭绝师太点完名,开始上课时,堂本刚从包里掏出灭绝师太要讲的《挪威的森林》,托着腮看着书页上的字句,手指间转着笔,嘴角露出一抹浅浅而又温柔的笑容。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里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起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是这么喜欢你。”】


堂本刚很喜欢这段话,不像其他透露的寂寞和孤独的品味,这段反而集齐了可爱和舒适的感觉,充满着生命力,闭着眼就能想象到这样的画面。春日的原野里,一只软软毛绒绒的小熊,晃着身体慢悠悠的走着,抖落着蓬松的绒毛,走累了就在阳光发酵下的青草和泥土中打起滚儿,然后邀请着你一起打滚。


是熊吗?还是我在邀请着你。


你喜欢春日的小熊吗?


喜欢。


那么太棒了,我也喜欢你的呀。


当然他比较于直子,更喜欢像绿子一样的人,就像是他老家奈良的鹿一样,迎着春日跳跃出来,直率可爱,带着漫烂的阳光。


堂本刚睁开眼,想起了堂本光一。


那天下着大雨,他淋在磅礴的大雨中央,成为了一个隔绝的荒岛,仓皇的奔跑着,还会被绊倒,但是命运让这个人出现自己身边,拉住了自己。


雨势很大,而他不再是一个人的荒岛。他看到属于自己的’绿子’带着阳光和未来出现在自己面前。


堂本刚合上了书,下定了决心。


放在课桌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堂本刚躲着灭绝师太的视线,悄悄的打开了手机,是冈田准一发给自己的邮件,说是赔罪的礼物。


堂本刚把手机放在大腿上,眼睛瞟着那封邮件。


冈田准一是社会系,所以跟同学一起创建了个学生论坛,想要找堂本光一的个人信息,只需要通过几个好友和长濑给他发的消息就行。


【比自己大一岁,喜欢物理学,尤其是相对论,喜欢宅在寝室打游戏。性向男,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不喜欢做作的人,不喜欢出门····】冈田发来一系列关于爱好和调查表后,自顾自的在后面加上了【虽然长得很帅,但是因为常年不出门,对衣着打扮不甚考究,低情绪气场恐怖,常常谈的话题就是车或者相对论,所以十分不受欢迎,至今没有被追求过。】


其实冈田特意加了前面一句,还是为了让堂本刚心情好转,要不然又要在灭绝师太的课上,给自己发一大段堂本光一如何好看的小作文了。


“堂本刚?!”


堂本刚抬起头,连忙对敲着自己桌子的冷面灭绝师太,仰头露出可爱至极的笑容,手上极快的收起了手机。


灭绝师太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走回讲台继续开始讲课。


叮铃铃下课了,堂本刚又收到了一封邮件,是准一发来的课程表,后面特意注明了几个红色大字【光一前辈就在五楼上课,520教室。】


堂本刚快速的收拾着东西,跑出教室差点滑了跤。他可不是去见堂本光一,而是快点跑回宿舍,他可不愿以现在这种样子见到堂本光一,穿着老头衫,头也没梳。


可是命运又是那么的奇妙,正好就在楼梯口两人碰到了。


堂本光一就如邮件上说的,十分不受欢迎,一个人独来独往,黑衣黑裤,略长的刘海遮住那双好看的眼睛。


堂本刚想起,那天因为下雨,所以堂本光一的头发被沾湿,那双黑夜中仍能看清光亮的瞳子,与自己对视着。


或许有那么一天,你碰到了那个喜欢的人,周围的人来人往都会忽视掉,快速的被时间掠过,只剩下这样一个人一直存在于你的眼睛里。


两人站在楼梯间口,就这样站着,堂本刚不自觉的红了脸,局促不安的搓着衣服角,突然说道:“你喜欢春天的小熊吗?”


堂本光一似乎是十分明白这句话,笑了回答:“喜欢春日的小熊,太棒了。”


堂本刚笑了,他看到在春日的原野之中,自己笨拙在那里行走,不稳的翻滚进了草地,一抬头发现有人站在自己面前,温柔眉眼是缱绻山水如画,朝着自己伸出手来浅笑。


 


 


堂本刚和堂本光一谈恋爱了。


他们的好友长濑智也和冈田准一都舒了口气,毕竟单身这么多年的老处男,终于寻到了自己的春天。


某一天,堂本刚窝在堂本光一的怀里,翻阅着手上的书,笑着问:“遇见你真是命运呢,那一天下大雨,怎么你正好就出现在我身边,及时的拉住了我呢。”


堂本光一捏了捏堂本刚柔软的小肚子,笑眯眯说:“因为我一直跟着你啊。”


-----------------


堂本光一有一个秘密,他暗恋文学系的一位学弟。


大四做毕业论文的时刻,他常常待在图书馆里,手上的相对论被翻烂了,正好要去找本新出版的物理解析,他走在满排的高书架之间,抬手拿下那本书的同时,看到了对面同样的位置被拿下了一本书。


一张好看的侧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帘中。


卷卷的头发被揽在耳后,白皙的侧脸微微低着,眼睛看着手上的那本书,睫毛垂下落下一片阴影,嘟起的红润润的嘴巴仿佛是在勾人亲吻。


怦然心动。


沉静许久的内心,突然涌起了波澜,撞击着内心的防御线。


堂本光一罕见的如同一个变态尾随狂,开始跟踪着那个人。从他借阅的书籍卡,得知了这个人叫做堂本刚,文学系大三生,住在244号寝室,同住室友叫做冈田准一。而又通过自己室友长濑智也,知道了冈田准一是和长濑在一个学生部的,便是催促着让长濑跟冈田多交流,想要得知更多关于堂本刚的事。


那天,他终于是鼓起了勇气,在脑海里想了千万遍的对话,该如何开头,该用什么样的语气,该是怎样的对白,却见堂本刚要走,自己也连忙收拾着东西跟上去。


路上遭遇着磅礴的大雨,他跟着堂本刚跑起来,想要为他撑伞,看到堂本刚要摔倒,不知道身体是如何爆发出那么大的潜力,突然快速的就跑到了身边,拉住了他入怀。


是甜甜的香味,就像是清晨里煮沸的牛奶,吸一口就觉得温暖入口。


而思考许久的对话,由于死宅的属性,导致只吐出:“能站好吗?”说完后就后悔了,语气十分死板,就像是十分不情愿的样子。他看到堂本刚尴尬的脸红,更加嫌弃着自己的语死早,随即看到堂本刚的书掉了,捡了起来给他,却被他夺走书跑了。


堂本光一呆愣的看着堂本刚顶着雨逃跑,他吓跑了堂本刚,明白这一点后,手里的雨伞也掉在了地上,郁郁不乐的淋着大雨。


等着回了宿舍,看到了长濑智也正在打游戏,一个生气就踹了长濑一脚,然后坐在沙发上叹气,他的初恋还未开始就夭折了。


长濑知道了这件事,拍着胸脯说要兄弟帮忙。可是他却不愿意出门了,手里拿着《挪威的森林》不停的翻阅着。他向来是直板的思路,只看得懂电路的联通,对于这本书啃了好几天,才算是把字句段落记了分明。


可是没想到被长濑拖去酒吧的那天晚上,居然碰到了堂本刚,而且还是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晚上被堂本刚强吻,吓得他脑子一片空白,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大段告白的话,却见到堂本刚伏在自己胸口上早就睡着了,无奈的只能把人扶到床上,关上门走了。


那天上完课,他准备去找堂本刚说个清楚,却在楼梯间口碰到了他。


“你喜欢春日的小熊吗?”


堂本光一笑了,抑制住想要抱入怀的冲动,一字一句说的分明:“喜欢,太棒了。”


 

😂💕

吉天:

似曾相識(?

被朋友說244越畫越像媽媽...其實好像也沒錯啦wwwwww(不

謝謝分享

尽不相逢:

【Find-KinKi】:

中文WU杂

豆芽的都市传说部分

又挑了些

第一弹往这

没有三了...应该...

p1到p10依次为103,104,105,107,108,110,114,115,117,120

空~ 美しい我の空

三三@奈良TIME:





按下重置的开关,只属于我自己的天空。


 


在故乡・奈良,有一个我会去那里按下重置开关的地方。


那,就是现在被人们称作「平城宫迹」,日本曾经的都城所在。


在那里,可以享受整整360度的天空。


烦恼的事情,难过的事情,悔恨的事情…


每次快要被各种情绪打垮的时候,我就会回到那个地方,回到那片天空下去。


向着天空抛去话语和歌声。


就用这样平静的心绪,回顾过去,注视着现在,再遥想将来。


 


有时连15分钟都没有,


也有时3、4个小时都一直仰头望着天空。


发着呆而度过空白的时间,等整理完各种情绪,才慢慢把那个地方置之身后。


虽然说是重置,但也并不是单纯的去忘记所有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反而应该说是,为那些应该结束的东西画下休止符,再重新开始下一个“起点”吧。







这个习惯,虽然从我十几岁来东京开始工作的时候开始,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但是最近却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对于以前的我来说,在那片天空下的时间,是脱下一直穿着的铠甲,变成了休息的状态。


作为前提,等休息完了,我又会重新穿上铠甲恢复到日常战斗的每一天里去。


在临近30岁,再次置身于那片天空之下的某一天,


「如果铠甲太沉重,那就把它脱了好了」,这样的念头跃入了脑海。







拾起的一个个故事里只有最纯粹的自己存在。


 


到今天为止抛出的话语和歌声,都变成故事留在了那片天空里。


怀着想要对自己发问的心情,试着拼凑起那一个个的故事,


飘落在自己身边的,就只是那些自己最纯粹的心声。


对我自己而言,这也是很不可思议的体验了。


因为,在那之前总是觉得,真实的自己,是个遥远,而无法见到的存在。


飘落而来的那个纯粹的自己,非常非常自然,就那样一下子闯进了我的心里去。


于是,我想着「啊,我开始做一些什么新的东西吧,去爱那个没能改变的自己吧」


那么,「来描绘一下我美丽的天空吧」。


所谓的“空”,是指那让我非常喜欢的天空,


也是指不加修饰,无所奢求,纯粹=空的自己。


要以最真实的心情,继续今后的人生。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描绘“美我空”的PROJ开始了。


 


自己亲手创造而来“美我空”的全部。


 


在专辑的封面和这本场刊里也被用到的,“美我空”这几个毛笔字,和天空的照片,


都是我自己亲手书写,或是按下快门而来的产物。


毛笔字的话,想着果然还是希望可以在那片天空下书写,


也用了奈良笔和奈良墨,写在了吉野的和纸上。


不过当时风太大了有点够呛呢(笑)。


那么执着于笔,墨,纸和传统工艺品,也是对日本自古传承而来的东西,还有对这个国家的爱。


当然的,照片上,映出的就是那座平城宫迹的天空。


可以看出那朵朵白云是什么形状吗?


有一张是心形。


另一张则是呈现出了日本列岛的形状。


爱情,日本。


都是我立为主题而挂在心上的的东西。这片片云朵,呈现出这些东西的形状,


在眺望天空的我的眼前,偶然的出现了。


这两张照片,被分别做成了两块展板,在场刊里面,


用正中间是代表日本列岛的云朵,而左右分别围绕着心形云朵,这样的方式排列了起来。


在表现了现在身处日本的我们,心碎而悲伤的现状的同时,


也想要向大家传递,我想要把这颗破碎的心联系在一起的讯息。


政治、经济、伦理…


在现在,各种东西都混乱不堪的日本,


想要守护的东西真的可以得到守护吗,我想大家也感受到了这样的不安。


人们的爱,受到了威胁。


但是,身处这个国家的大家,对日本也好,对于自己也好,如果可以更加真诚去面对,


那我想,这样的状况或许就会发生改变。


可以作为一个日本人,一个奈良人,在我看来,是非常重要的。


在这次专辑的歌词和音乐里,也反映了这一点。


关于「刚紫」这个名字,想必也是被各种猜测了,所以在这里稍稍提一下的就是,


其实基本上就是临时想到的(笑)


这次PROJ的主题色,是表现了真实,而不加修饰的自己的白色。


当然了,紫色是我很喜欢的颜色。


对我来说,是可以联想到奈良和日本的颜色,也是可以感受到作为日本人原点的颜色了。


人,就是从爱情=红色和悲伤=蓝色形成而来的。


掌握了平衡,用美丽的紫色的状态,又会走向何处呢?


大家,或许都身处在不得不偏向于某一种颜色的状况吧。


 


正因为是无法改变的自己,才想要去爱。


 


刚刚也提到了,想要去爱“没能改变的自己”。


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果然,很大一部分还是因为饭…或者说是观众的存在。


可以说是严重到会质疑 「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做了这份工作」,


我很不擅长站在别人跟前,不会社交,也不懂怎么跟人交往。


但是却被置身于就算我这么说也都无可奈何的世界,被周围的各种期待瞩目,


一边经历着各式各样的相遇,一路走到了现在。


可以得到期待也是难能可贵,


所以如果被给予了要求,就会做出最大的努力去回应。


但是这样造就出来的,要说是不是真正意义上那个真实的自己,却又果然并不是。


所以,那个像似是反差的东西,一度让我很苦恼。


曾经也会想,「一定要改变」「有所改变了才是爱的表现」。


但是,这样的想法还是停止吧。


虽然想过要爱意满满的回顾那个准备做些改变的自己,结果却还是对没能改变的自己,


或者说是那个真正意义上,真实的自己,表示认同,而想要给予自己的爱。


最重要的是,也想要作为那样的自己,来站在观众面前。


占用了自己人生的一部分,向我抛来真实的心情,和真心的爱,


如果是站在这些人面前的话,那我也停止所有的“谎言”吧,现在的我,深深的感受这一点。


因为那些爱着我的人的存在,让我明白了,那个真实的自己的身影,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啊。


我想要用这个没有伪装的身影,去歌唱真实和希望。


 


抛出一些讯息,发起一些活动,


才是被给予了表现舞台的我,需要去做的。


要开始一些新的事物,当然也会遭到反对,也会有不被理解的地方吧。


因为人总是很容易按既有的事物和它的结果来做出判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我还是开始了“美我空”。


私底下也是,话不多,性格冷,怕生的部分可能也会接连不断的暴露出来呢(笑)


因为这才是最本来的我。


不会对周围传递而来的话语和情绪做出过度的反应,


能让自己觉得,就是这个人了,只要能和这样的人们在一起就可以了。


从好的意义上来想,也可以说是让自己下定了决心呢。


 


让人无法忘记的天空般的存在


 


直到现在,我都会回想起,在还没有开始任何工作的小学时的某一天,


越过学校的大门向上望去,看到的是湛蓝湛蓝的广阔天空。


「感谢神明」,这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纹丝不动的清澈水面…


如果要用词语来表达那时的心情,或许就是这样的吧。


尽管,真实的自己,一直都保有着像这平静的水面一般的心情,


但是丢颗石头进去就会形成波纹向外扩散,遇到了强风也会溅起水花,


至今为止也是经历很多的事情的。


而在开始了“美我空”的现在,我想要怀着决心,像不会波动的水面一样,继续前行。







===============================


用手机看的各位,排版sense是不是已经崩了...用电脑看的排版其实还不错呢(笑)


两周前去平城宫坐了一个傍晚,满脑子都是美我空里的这两张图。


之前的FMB里,他也一直有说美我空其实是个很痛苦的时期...




脱掉你的铠甲,或是用不同于以往的表现方式,其实都ok的。


先生は先生です、堂本剛以下でも、以上でもない。それがいい。


事已至此,暂时默默收一收自己的负面情绪。


憋好一口气,哪怕是装也先装出跟之前一样的心态,该干嘛干嘛。


想要忍到重新见到刚老师的那天,笑笑的跟他说一句「また会えて、よかったね~」




什么时候得闲,在回那里去看看那片你最喜欢的天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