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KKL]暗潮

他們是被命運牽給彼此的兩個人

✨清水鱼汤:


堂本刚视角指路


堂本光一视角


-------------------------


*Q:“重生的话想变成什么?”


A:“想要努力认真的活好自己的人生,让自己觉得重生之后仍想要做自己。”


*Q:“想对十五年前的自己说的话。”


A:“虽然不是什么有趣的话,但是想对自己说,好好注意周围。如果能够更仔细的注意到周围事物的话,能够看到更多不同的景色。”


 


 


 二十代的堂本光一,因为幼稚懵懂,面临到人生中最大的危机,也在危机出现的许久后,终于真正的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那时候应付危机,他青涩的要命,不知所措。整个世界下起了磅礴的大雨,把两人浑身淋湿,外面所有的凉气入侵骨髓,带着信任的分崩离析,波涛涌汹的仗势几乎要把两人都淹没在这场风雨中。


他看着堂本刚在风雨中瑟瑟发抖,害怕着某一天堂本刚突然的离开,于是在堂本刚母亲面前允诺着郑重的誓言。却在誓言后看到堂本刚如此痛苦挣扎,压得他快是要愧疚的喘不过气。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做才能让一切回转,他只能一生悬命的陪伴在身旁,竭力全力的拥抱着背离世界、不敢去爱的堂本刚。


F Con,他看到堂本刚下了舞台,倒在了自己面前,那一刻心脏停止了跳动,让他差点以为自己也要昏厥过去。但是他没有,他跟着医护人员坐上了救护车,手里握紧着布满湿汗。


曾经天然简单的脑子,根本没有去思考过,为什么和别人交往时,脑子里只有自己相方,也从来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会嫉妒自己相方和别人在一起,为什么会除了相方外其他人都不行,为什么自己死死放不了手。


等到这些念头经历了成长年岁和痛楚的重重铺垫后,终于汇聚成一点、水到渠成,脑子里紊乱的神经被整理好,通向了一个叫做堂本刚的终点。


这一结果,让他胆战心惊,坦然失色。


因为他没有自信和能力笃定堂本刚的想法,也不敢盲目的开口表达自己的心意。那时候的他还没有练习的那么熟练,不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彼此了解。带着怯意的手指想要碰触却又收回,最后只能停在半空,让他束手无策。


话说时间是能治愈一切的良药,让危机最终变得平静,但是隐藏在平静下的暗潮,被隐藏的伤口和疼痛,依旧汹涌而来,扑打着他们无处可逃。


 


 


如果说跟当年相比,现在38岁的自己褪去了青涩和幼稚,成长为一个可以被依靠的男人,同样也懂得会去看看周围,因此及时注意到了堂本刚的不正常,送医治疗后,发现了突发性听觉障碍的病。


因为这场病,堂本光一看着堂本刚经历着无止境的治疗,看着他躺在床上,耳朵上被扎着粗粗的针头,看着他咬唇忍受着疼痛。


其实如果小时候,他能够多注意一点,多聪明成熟一点,不那么愚钝,会不会一切都会改变,会不会小刚不用经历现在的疼痛。堂本光一拖着拍摄节目完后沉重劳累的身体回了家,终于能躺在床上,想着这些,揉着酸涩的眼睛。


他啊,一直都很愧疚。


那场暗潮所带来的一切,深深的印刻在堂本刚身上,让他带着愈合或腐烂被挖掉的伤口,继续前行。


 


 


世间有可挽回和不可挽回的事,那么时间流逝就是一件不可挽回的事。可堂本光一没想到自己在节目上被问的问题,居然真的成了真。


刚入二十年代的日本,车水马龙,小贩沿路叫卖的声音,带着他的回忆慢慢恢复,二十代和三十代的记忆相互交织,让他一时之间分不清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才是现实。


堂本光一站在马路边许久,戴着黑色的帽子,挡住了自己的脸,低头看着素白的手心,记忆条理清晰的被捋清。


他回到了20岁,一切危机开始前的时刻。


一切都可以挽回?


堂本光一突然想要流泪,他上节目时,说了自己许久没有落泪,其实他只是善于忍耐而已。


马路边突然停了一辆车,车窗被摇下,堂本光一看到了熟悉的脸庞,是他的经纪人。堂本光一拉了拉帽子,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现在去哪?”堂本光一沙哑着声音问。


“嗯?拍摄现场啊。”


堂本光一应了一声,记忆里拉出一条线来,现在这个时候,他在拍PS.俊平。可是他现在心心念着,只想要去看看二十代的堂本刚,那个其实低情绪却装成元气满满的少年,那个还没有正式进入深渊,也没有伤痕累累的从深渊中爬起来的少年。


他所爱的少年,想要挽回的少年。


“先去找小刚,我有很重要的事。”


经纪人不明所以,但因为拍摄时间不紧迫,还是调转了方向盘。


38岁的堂本光一遇见了20岁的堂本刚。


他没有表现出成年人的成熟,堂本刚被他拥抱的不知所措。


堂本光一紧紧箍住堂本刚,把头埋在了堂本刚的脖颈间,忍耐着眼睛里的酸涩。


他的少年,现在还好好地,还只是走在了深渊的边缘,而他的重生不是为了活好自己的人生,是为了把堂本刚拉离深渊,避开暗潮。


从此之后,他会用性命保护怀里的少年,让他永远天真通透。


“光一,你怎么啦?”堂本刚奇怪的拍了拍堂本光一的后背,二十代的声音还带着奶气。


“没什么,我昨晚做了个梦。”


“嗯?”无论是二十代的堂本刚还是三十代的堂本刚,都对堂本光一抱有极大的温柔和耐心。


堂本光一慢慢松开堂本刚,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来,带着不符年龄的成熟味道。“梦到你三十代的时候,十分英俊,而我却变成了个秃子。”


“秃子?”堂本刚伸手揪揪堂本光一的发根,笑了起来:“光一就算是秃子,我也不会嫌弃的。”


堂本光一笑着看着他的少年,揉了揉少年旺盛柔软的发丝。


 


 


拍摄ps俊平期间,自己老练的演技,已经是可以不用重复拍摄,连导演都有些惊讶一个二十岁还能称为孩子的杰尼斯,居然对演戏如此熟练。


而拍摄期间,这次他避开了那次的party,毕竟他是个独立的人,总不能有人强拉硬拽的让他去。


他没有拖累长濑智也,也没有让KinKi Kids陷入危机。


似乎一切都在好转,但是命运真是个十分诡妙的东西。


他想要避开的东西,其实都在命运写好的线上。命运一旦来临,就无法抵抗。


堂本光一在乐屋里,忍住怒气,手里捏紧着今天的报纸。拍摄完后他们去庆贺,结果还是与未发生的party牵扯上了。不过幸好,这次他没有拖累长濑智也,而且因为是剧组庆祝的原因,减少了他许多的嫌疑。


电话那头的JONNY桑让他不用担心,堂本光一也明白,事务所会处理好,三十代的自己能看清一切,未免就是高层之间的争斗,而微小的他成为了这场争斗的牺牲品。只是他担心堂本刚,担心他面对着fan的流失,会不会再次陷入自我否定中,所以他想要出面,开场记者会说明一切,不会再傻傻的当那个牺牲品。


命运一时之间难以改变,但是他现在就握紧着命运的线,偏移开一切写好的轨道。


堂本光一在乐屋里看到堂本刚苍白着脸色跑过来,他上前给了一个拥抱。


“光一,没事,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两个人的话语都在安慰彼此,在事情发生时,第一时间会立马想起对方。


堂本光一把所有事情分析给堂本刚听,不想让他额外再添担心。“这次可能会流失些fan,但是只要我们俩一直都在,所有一切都会好转的。”


堂本刚看着他,焦急许久的脸上终于是浮现了些笑意。


“没事的。”堂本光一斩钉截铁的给堂本刚打了针预防剂。


后续的事情如同前生一样,掀起了波澜,纵然他开了记者会,也有证人证词,但还有流失了一批的fan,不过堂本光一庆幸,这次堂本刚没有如同以前那样害怕紧张,因为三十代的自己可以为堂本刚抵挡着所有的风言风语。


 


 


危机在时间的流逝下变得平静,堂本光一熟知未来的一切,他提前处理一切未来的风险,扼杀所有的不稳定因素。


可是堂本光一却发现堂本刚在躲着自己,当他终于在停车场拦住了堂本刚,想要询问他为什么。堂本光一想让堂本刚明白,他们俩是一体的,不需要对自己隐藏或是撒谎。


他想要知道堂本刚所有的一切,可就在逼问时刻,却看到堂本刚靠着车子,大口大口艰难的呼吸。


堂本光一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打开了车门,从车里拽出垃圾袋递给了堂本刚,他应该是哭了,自己能感受到脸上凉凉的泪渍。


他不明白?


他明明都阻止了一切的危险,为什么命运还是出现了?


那他重来有什么意义呢?


“为什么?”堂本光一看着堂本刚问。


呼吸逐渐平稳的堂本刚,看着堂本光一,呐呐的说不出话,眼泪同样大颗大颗的滚落了出来。


堂本光一拥抱着哭泣的堂本刚。


他现在明白了,可是迟了。


如果早一点说,会不会不让堂本刚那么纠结着自己的心思。他明明知道小刚心思敏感又多思,可自己却只顾着躲开那些危险,而忘记了堂本刚内心里涌起的不可告人的暗潮。


“我也喜欢你啊,所以不用担心,不用害怕,不要躲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把所有事都告诉我好吗?”


这次他们俩的恋爱来的很快,没有浪费着试探的年岁。但同样也暴露的很快,暗潮依旧汹涌而来,纵然堂本光一做了一切,还是发现逃离不开书写好的命运。


命运的齿轮移动着,他们从来没有偏移过那条主轨道。


 


 


堂本光一在不眠不休的被高层找了许多遍后,再度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又小了一号,站在电车门口,看着上面闪烁的时间。


1991年5月5日。


堂本光一停下了踏上电车的脚,这是他们相遇的时间,如果没有他,那么小刚会不会过的更好。他想要扭转的命运,重新回到了命运开始的一点,没有开始,就不会有命运。


可是没有命运,那他就不会遇见堂本刚。


他看着电车门在缓慢的闭合,就像看到自己人生的大门在闭合一般。


最终,堂本光一走回自己的家,两次的人生都带给堂本刚同样的伤痛,这次他不想让小刚痛苦。走着走着就哭了,小孩子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直到他在路上听到了有人喊他。


“喂,请问一下,认识堂本家怎么走吗?”熟悉的到不行的声音。


堂本光一看到JONNY桑牵着小号的堂本刚朝着自己走来。


“你就是堂本光一,怎么今天没来,还让我特意带着小刚过来。”


堂本光一看着朝着自己微笑的堂本刚,笑了。


他想起以后的纪念日。



我在多如繁星的 人群里 
偶然、那一天遇见了你 爱上了你 


哪怕有人告诉我 爱情是一颗苦果 
相信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 选择你



或许,他自己从来没有想要改变命运,因为他不想失去与堂本刚所度过的一切。


所以自己才会做这样一个梦。


堂本光一这次醒了,看着外面刺目的阳光。


这已经是书写好的命运,所谓的重生从来不会出现,他只是太过于愧疚,所以想要尝试如果改变会怎么样,可是潜意识里,让他不愿意离开命运这条线。


两人之间是有遗憾,是有悲伤,但同样有着无法替代的欢愉,如果他避开了所有的伤痛,同样也避开了所有的携手共渡。


唯一现实中,他不念前生,不望来日,现在的一刻,才是他抓在手里,能和堂本刚度过的独一无二的时光。


“我回来了。”堂本光一看着堂本刚从医院回来。


“怎么样了?”


“嗯,再继续治疗就会好了哦。”堂本刚放下包,笑眯眯的回答。


外面的阳光洒落进房间内,堂本光一起身,面对着三十代的堂本刚,拥起他亲吻了起来。


他从来不需要一个人跨过荆棘。


因为他的爱人不是懦弱又胆小的人啊。


他的爱人,坚强而又善良。


而他现在注意到了一切,没有晚过。


“怎么哭了?”一吻之后,堂本刚奇怪的看着堂本光一通红的眼睛。


“累的。”


“嗯?”堂本刚一眼看出堂本光一的谎言。


“看到你的邮件后,想了许久做了个梦,梦见当初。”


“那话说我们之间谁先告白的?”


“太久了,不记得了。”


“哼哼,骗人。”


 


 


堂本光一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两人准备着Ann Con,堂本刚送给了自己一条细细的银色手链,他接过来戴在手上,朝着堂本刚微微笑着。那么久暗藏的心意,在那一刻暴露于明晃晃的日头之下,带着成熟和坚定,不再彷徨。


之前所有的恋爱在记忆中都是苍白破碎的画面,是他没有清楚遇见真命前的等待和寻觅,最后都化为了虚无。堂本光一感觉到风声停了,雨声停了,春意盎然的降临于大地,所有的暗潮都划归于平静。


而他和堂本刚之间,所有准备开始前的陪伴都化成了恋爱的镰风,撕碎虚假和掩饰的一切,重新规划出新的蓝图,或许恋爱已经屏息在旁虎视眈眈已久,只是那刻他们之间才终于互相明白。


 他们在24岁才真正开始爱情,晚吗?


对于他们来说,从来没有晚过。他们在最好的时间,遇见了最好的那个人,像一个美好的童话,爱情自然而然的发生,却是没有发现。终于在恰好的时机,沉淀过岁月的不成熟,用青涩的果实,酝酿发酵成一壶悠悠的老酒,开始了最好的时光。


爱情,敲门的时候,无论是年少轻狂还是白发苍苍,从来没有晚过。


只有你等待的值不值得。


而堂本刚值得他去用一生等待和守护。 


-----------------


希望小天使早日完治。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