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KKL]春日熊

看完只想興奮又幸福地尖叫🙌🙌🙌🙌🙌

✨清水鱼汤:

来源bear梗.


-----------------------------


堂本刚永远记得这一天。


他从图书馆回宿舍,怀里抱着几本要上课用的书。那几本书才是看了开篇几页,就被室友冈田准一发短信催着回去,顺便给他带上一本关于论文指导手册。


而就在这条通往宿舍的鹅卵石小路上走了一半,突然面临着夏日最容易突发的雨势,更可悲的是周围都是被狂风摇动的树木,远处的几个行人打着伞匆匆的奔跑。豆大的雨滴夹杂着被拍打下的树叶,哗啦啦的敲打在他单薄的外套上。让他只能把书都塞进了怀里,佝偻着腰,顶着猛烈的风雨,跑在回宿舍的路上。


脸上的圆框眼镜已经布满了雨水,滴滴答答的从镜片流过一道道水渍,让他看不清脚下的路,踩着湿滑的鹅卵石,一个不稳就要摔了个大马趴,整个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保护好怀里的书。


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爱惜书过于爱惜自己的身体,而是因为图书馆里的书毁坏了要赔,而且可能还会很难买到。


可是手腕却突然被一股力道拉住,他不知道身边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人,不过也来不及思考那么多,整个人以不雅的姿势扑在了那个人的胸膛上,因为他的碰撞,导致那个人为了稳住他,而丢下了手里的伞,把他抱了个满怀。


堂本刚第一次与别人这么靠近,因为尴尬而脸颊通红,鼻尖能闻到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带着下雨时的水汽,清新的就像是滴在鲍鱼上的新鲜柠檬汁,咬一口后口腔里充斥着他最爱的海洋气息。


“能站好吗?”


这是堂本刚听到那个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说,连忙站稳了身体,怀里的书却是因为这样没抱稳,一本略薄夹在中间的书,啪嗒的掉落在混着泥土的水坑中。


“啊!我的书!”这个堂本刚对那个人说的第一句话,或者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哀嚎。


并不是太美的相遇桥段。


那个人俯身拿起落在地上的伞,重新挡住了雨势。


“给你。”


黑色硬质书壳沾着泥渍,外面的边缘书页几乎是湿透了,但堂本刚只看到了搭在书壳上修长的手指,指节分明,指甲修的整齐干净,透着粉红。


他呆呆的接过书,抬起头看向这个人。小小的雨伞遮住了大雨,镜片上的水渍都蹭到了这个人的衬衫上,让他近视的眼睛睁着很圆,看着拉住自己的这个人。


砰砰砰!是心脏在胸口跳动,跳跃在鼓膜边。淋雨又差点摔倒的狼狈样,让他恨不得希望此刻对方是个瞎子,但是这么一双好看的眼睛,若是瞎了多么可惜。


堂本刚能够想象在这双眼睛中的自己,浑身湿透,衣服皱巴巴的贴紧着身体,原本蓬松的卷中发分成一缕缕搭在脸上,说不定还沾着飘落的树叶子,脸上也是被涂满了雨水,狼狈至极。


他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被这个人拉住的,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仿佛就是神明定好的奇迹或称为命运,奇妙的不可思议。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那也没有什么别的可说,唯有轻轻问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荒野流离,人潮汹涌,他恰巧在那一刻遇见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所以你跑了?”冈田准一盘腿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搭着一台电脑,手边是那本论文指导手册。边敲论文边问着他的室友堂本刚。


堂本刚从浴室里出来,整张脸不知道是被热气熏得通红,还是因为这件糗事而害羞。拿着毛巾胡乱的擦着头发,鼓着嘴辩驳:“我才没有跑,是身上太脏了,所以要赶快回来。”


“所以你躲开了那个给你打伞的人,还淋雨跑了。”冈田准一继续敲着论文,毫不动容的揭穿。


堂本刚叉腰气鼓鼓的看着非要戳穿自己的准一,随后看着准一还是敲论文,丝毫没有想要接话的模样,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把毛巾啪的放在椅背上,承认:“当时我的样子太丢人了嘛,脑子一热就把书拿过来跑了。”说完后怏怏的趴在桌面,叹气接着继续:“我都没问他叫什么,是哪个系的,在哪间宿舍住。”


他看着书桌上被雨弄湿的书,是村上春树的书,黑色的书壳,印着五个字:《挪威的森林》。虽然一回来就用吹风机吹干,但是上面的脏污和皱起的书页,让他只能再买一本还给图书馆。


他翻开着这本书,前几页沾着弄不干净的泥水干结成的脏污,把白纸墨字染得模糊不清。堂本刚打开了电脑,把这本书的电子版搜出来,手里拿起黑色的签字笔,把脏污处的字迹填写上。


写着写着,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只修长的手,还有低头看向自己的浅浅微笑。手上一颤,笔迹突然划出一道深深的黑色墨痕。


“准一。”堂本刚突然又开口,声音低低的像是自我呢喃。


“怎么了?我期中论文还没写完,这什么论文指导嘛,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冈田准一毛躁的揉着头,快是要被着期中论文折磨疯了。


“我喜欢上他了。”


冈田准一眼睛盯着屏幕,脑子里都是论文的知识点,突然被堂本刚的话吓得脑子一片空白。愣了半天,才喊了一声唉表达自己的惊讶。


他和堂本刚第一天入住宿舍时,就知道彼此的性向。


堂本刚,男,爱好男。


冈田准一,男,爱好女。


但是这不妨碍他们俩合住三年深刻的友谊,只是这三年,冈田准一从没见过堂本刚谈过恋爱,还以为这人说的同性恋爱其实是无性恋,其实是对男女都提不起兴趣,所以听到堂本刚突然说喜欢上一个给他打伞的陌生人,才惊讶的叫出声。


堂本刚合上《挪威的森林》再度叹了口气。


他喜欢上了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不知道他的名字,还在他面前丢人的跑了。那个人看着他淋雨跑走时,肯定以为他是个疯子吧。


同时,冈田准一也以为他的室友堂本刚,疯了。


不过在冈田准一与论文相互折磨三小时后,看着跪在沙发旁的堂本刚,默默的扭回头继续对着电脑。


“我帮你写论文,你帮我找他嘛,求求你了。”堂本刚不得不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成交。”冈田准一把电脑和论文指导手册都交给堂本刚,他相信文学系的堂本刚,绝对能用词句构造出一片严谨的社会系论文。


堂本刚接过电脑,开始跟冈田说起那个人的模样。


一小时后,冈田准一把电脑夺了过来,几乎是要被堂本刚折磨的崩溃。


“他长得很好看。”


冈田准一崩溃的喊:“我知道,你已经说了一个小时了,他长得很好看,然后呢?具体样子说清楚啊,要不然我怎么发动朋友帮你找。”说完看着堂本刚仰头看自己委屈的模样,无奈的揉着自己的头发还是妥协说:“那你具体说个身高。”


堂本刚脸色回暖,立马站了起来,比划着:“差不多比我高两厘米,然后头发是深栗色,微微蜷曲。整张脸非常好看····”


“好了。”冈田准一打了个比划,让堂本刚停住着枯燥的辞藻,平时明明是能滔滔不绝,现在形容起一个人的脸,只剩下好看这种广泛的词语。


当冈田准一发给自己朋友的寻人启事,十分的简洁明了:找人,男,身高168左右,头发深栗色,长得非常好看。


接下来几天里,堂本刚一手拿着那本《挪威的森林》,一手拿着伞,不断的徘徊在那条小路上。不同于那天的狼狈,穿好着熨烫好的白衬衫、米色裤,中卷发扎成漂亮的鱼骨辫,褪下常年架在鼻梁的圆框眼镜,而是用了隐形眼镜,让原本就漂亮的大眼睛更加的黑亮。


冈田准一帮他发的寻人启事,在这几天石沉大海,有人帮忙发来的照片,也不是那天他所遇到的人。所以他选择这种笨拙的方法,不断徘徊在这条连接图书馆和宿舍楼的小道上,说不定那一天就还能碰见那个人。


冈田准一见他怏怏不乐,也是想帮忙,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堂本刚无法对他说清楚那个人的模样,纵然他是大罗神仙,也不可能在一个拥有几万学生的校园里,找到那么一个栗色头发168身高的人啊。


堂本刚表示理解,没让冈田准一继续发一些照片过来。


那天雨伞落在了地上,他怀抱着自己,带着清新的味道,自己仰头看向他,雨滴打在他的脸上,刘海上沾着一滴滴的水珠,同时让眼镜片蒙上白雾。


他摘下了脸上的黑框眼镜,看着自己浅笑。


那一瞬间,他失去了世界里所有的颜色,只看见这个人站在这里,芝兰玉树般的姿容,怦然心动后的记忆再也无法去用言语描绘那会的颜色。


因为无法描述,只剩下好看这种贫乏的字眼,还剩下欢喜这种简单的心绪。


太阳光逐渐带着灼热,堂本刚抬起手遮着脸,眯着眼再度叹了口气。他当时逃跑的行径,真是蠢到家。怏怏不乐的回了宿舍,看着冈田也刚从外面 回来。


“找不到他。”


“论文被毙了。”


两个难兄难弟此刻拥抱在一起,相互给对方拍拍背,表示安慰。


“晚上去喝酒,我请客。”冈田准一进了屋,颓废的躺在沙发上,发泄般的大喊。


“好,去喝酒!”堂本刚躺在下铺,无力的抬手。


 


 


堂本刚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碰到那个人。


他和冈田刚进了酒吧,一道声音从里侧沙发传来,笑着喊冈田准一过去。堂本刚顺着视线,看到了喊准一过去的男人,也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手里端着一杯啤酒,低着头抿着。在堂本刚眼中,那个人和其他人立马划出一个分明的界限,让他的视线只能死死的黏在他的身上。


随后,堂本刚眼睁睁的看着准一把自己往那个人身边拉去,四个人挤坐在半圆形的沙发上,相互介绍着。


堂本刚局促的拉了拉身上的T恤,一时之间如同个机器人般,手脚不灵,言语死板的说出自己的名字。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他明白了那两个人的身份,喊准一过来的是跟准一在跆拳道社的朋友,农业系大四生,是他们的学长,叫做长濑智也。而坐在旁边,那个人叫做堂本光一,是物理系的大四生。


堂本光一好似话就是不多,闷闷的说了名字和院系后,就一直端着酒喝着。


长濑似乎有许多话想要跟冈田说,所以把冈田拉到了自己身侧,两人滔滔不绝的谈着论文的事情,边喝酒边骂着老师太过于严苛。


而他坐在了堂本光一身侧,这个时候的自己,穿着宽松的T恤和短裤,脚上踩着人字拖,中卷发披散下来,一边揽在耳后,一边慵懒的垂在侧脸,大大的圆框眼镜架在鼻梁。


他这次逃跑不了,只想要选择原地死亡。


堂本刚看着长濑和冈田相谈甚欢的样子,伸手不断的摸着鬓角的头发,时不时偷看一下靠着沙发背喝酒的堂本光一,不注意之间,自己给自己灌了好几杯酒。


直到是堂本光一突然按住了自己的手说:“喝太多容易醉。”


堂本刚喝的迷迷糊糊,看着搭在自己手背的修长手指,突然发出像小猪一样的哼笑声。因为醉意,眼睛充满着水色,脸色酡红,仰头看着堂本光一,摇晃着上半身,搭在脸上的垂发一晃一晃,口齿不清的说:“没醉,我没醉,没关系。”


“你醉了。”堂本光一说完,想要收回啤酒杯,却一把被堂本刚抢了过来,像是抱住了什么宝物一样,缩成一团保护着半杯啤酒,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紧着堂本光一,生怕着他抢自己的宝物。


堂本光一哑然失笑,他没想到堂本刚喝醉了居然会这么可爱,真是让他意想不到。


堂本刚看着堂本光一脸色和缓,更加傻乎乎的笑了起来,一口闷了杯子残剩的啤酒,脑子里残剩的所有理智都搅成一团乱麻。随手把啤酒杯放在了坐垫上,靠近着堂本光一,软绵绵问:“我能躺在你的腿上吗?”


堂本光一一愣,而在他发愣的时刻,堂本刚已经是醉的迷糊,卧倒在堂本光一的大腿上,双手抱着他的腰,醉后发烫的脸不停的蹭着堂本光一的腹部。


堂本光一几乎是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堂本刚。一直低气压的脸上浮现出隐约的笑意,嘴角微微勾勒起,眼神温柔如同雪山逢春所化的涓涓细流。


堂本刚蹭的不是很舒服,双手从被压住的椅背那里缩回来,握成小拳头放在自己脸边,因为睡姿的缘故,睫毛不安的扑闪着。


冈田准一和长濑智也说了半天关于论文的事,终于发觉了自己室友这么丢人的样子,是要站起来把堂本刚拉起来,可是却一把被长濑智也拉住说:“准一,你的论文不是没写完吗?我正好有同学有法子过论文。小刚现在喝醉了,光一正好跟你们住同一栋宿舍楼,可以带他回去的。对吧,光一?”


堂本光一微微点头。


一般人喝醉分两种,一种是撒酒疯,一种是乖乖听话。堂本刚就属于后者,喝醉后就会乖乖的听任何人摆弄,堂本光一把他背在身上,堂本刚除了在他耳边痴痴的笑,不会乱动挣扎。


当堂本刚被带回宿舍时,靠在了沙发上,窗台传来的微风吹散了一些酒意,让他微微睁开眼看着站在面前的人。


一看不得了,堂本刚被吓得哼哼的几声,他看到堂本光一站在这里,而且还是要走的节奏。被酒意催化的脑子,来不及思考堂本光一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边,只知道不能让他跑了,他等待找寻了这么多天,终于让他找到了这个人。


一双手拽住了堂本光一的衬衫下摆,力度大的让堂本光一都踉跄了几步。


“怎么了?”


“不跑,不跑。”因为带着醉意,说话声带着鼻音,极为的委屈。


堂本刚说完后发现堂本光一真的没走,还坐在自己旁边,拿起水杯给自己喂水。


清凉的水进入充满酒液的胃部,消散着不少酒意。他眨巴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堂本光一,眉眼缱绻如同远山浓雾般朦胧,让他看不清堂本光一的眼神,内心里蹦跳的小鹿快是要撞死在里面。


堂本刚一直都是个胆小鬼,虽然有着不少好友,跨越着不同的系别,但是天生的羞涩让他不擅长谈恋爱,也不擅长去参加任何联谊,加上眼界高从未看中过别人,所以直到了大三,还没有谈过恋爱。


但是此刻,酒壮怂人胆,他做出了一个勇士般的行为,抬手拉住了堂本光一的衣领。却因为力度过大,两个人居然翻到了地上,堂本刚扑倒着堂本光一,借着酒意跨越过警备线,狠狠的亲了上去。


 


 


宿醉后的人,最后可能出现的就是断片,但是堂本刚很难得的记性很好。所以当他从床上醒来,揉着头疼的太阳穴,记忆不断的在脑子里重复,让他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


抬眼看着戴着耳机打游戏的冈田准一,一个枕头就飞了出去,正中冈田准一的脑袋,让冈田准一的脸扑向了电脑屏幕。


“啊,死了!”冈田准一大喊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想要拯救游戏人物,却还是被怪物一击斩杀,气得他狠狠的锤了枕头,然后看向堂本刚不解的问:“小刚,怎么了?”


他跟堂本刚同住三年,这个人的好脾气是有目共睹的事,连自己的臭袜子放在沙发上,他都只是说一下,然后帮着一起送去洗,这还是堂本刚第一次拿枕头打自己。


“都怪你,你昨晚怎么不送我回来。”堂本刚几乎要哭,他昨晚借着酒意干的那件事,现在的让他再怎么去面对堂本光一。


“长濑前辈说要帮我写论文啊,所以现在我论文交上去了”冈田准一笑的扔回枕头,得意的摇摆着身体接着说:“而且昨晚不是光一前辈送你回来吗?”


堂本刚接过枕头,看着这样傻不愣登的冈田准一,气的更加厉害,狠狠的把枕头又扔了过去,然后被冈田准一成功接住,然后扔了回去。


堂本刚接过枕头,扔了出去,原本的打架变成了扔枕头游戏,气得他拍着大腿说:“堂本光一啊,他就是那个人,我昨晚····”


冈田准一长大了嘴巴,震惊的听完了昨晚的事。他的室友,软绵绵的堂本刚居然把光一前辈压倒了,然后强吻了,强吻就算了,吻完后还睡着了,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你昨晚回来的时候,学长他···”


冈田准一耸肩摊手:“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堂本刚绝望,想死。他现在知道了那个人是堂本光一,也知道了堂本光一住在他们的楼上,但是他现在有什么面目去见堂本光一。


“等一下。”冈田准一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把思路捋清,然后再问了一遍:“小刚,你说你喜欢的人,那天给你打伞的人是光一前辈。”


“是啊。”


“他哪里好看了?!”冈田准一回忆了许久后,能找到在记忆里,昨晚光一前辈给他的印象,就是黑衣黑裤黑帽,靠着沙发低垂着头喝酒,喝一口感叹一声,活生生像一个三十代的大叔,而且眼神死死盯着地板,就像是在研究着地板的材质,整个人可以完全可以称作是酒吧的座敷童子。


“他哪里不好看了!”堂本刚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踩地,叉腰不服气的喊着:“他的眼睛多好看啊,里面闪烁的光亮如同漫天银河,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抿着,但是浅浅一笑时,就像是高山之雪融化,带着暖洋洋的春意。”


冈田准一抽抽嘴角,这会儿这么会描述了,当初让他找的时候,那个只会说好看的废人去哪了?怎么跟他一吵架,嘴皮子就这么溜呢。不过他作为堂本刚的室友,加上这三年的照顾,让他忍住这顿吐槽,用手比划的暂停说:“好,他帅,好看,英俊。”


“哼。”堂本刚本还想仔细说清楚,但耐于自己浑身的酒气,所以指着冈田准一一会,气鼓鼓的转身去了洗浴室。


等着他洗干净酒气出来,盘腿坐在沙发上,伸手拿着冈田买的早餐吃了起来。


冈田准一看着发狠啃着面包的堂本刚,不知道堂本刚是不是忘记了,默默的远离了堂本刚一点,然后问:“今天是灭绝师太的课,还有二十分钟,你不去上吗?”


啪嗒!堂本刚手里的面包掉在地上,定定的看着冈田准一,脸色僵硬,深呼着气立马套上衣服,拎起包跑了出去。


要知道他们宿舍楼距离教学楼有十分钟的路程,加上灭绝师太的课是在六楼上,等着堂本刚气喘吁吁的到了教室,刚好是踩着上课铃声,灭绝师太准时准点的点名,丝毫没有等待别人的意思。


堂本刚坐在前面,因为太过于匆忙,坐下时才开始捋着半干的头发。等灭绝师太点完名,开始上课时,堂本刚从包里掏出灭绝师太要讲的《挪威的森林》,托着腮看着书页上的字句,手指间转着笔,嘴角露出一抹浅浅而又温柔的笑容。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里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起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是这么喜欢你。”】


堂本刚很喜欢这段话,不像其他透露的寂寞和孤独的品味,这段反而集齐了可爱和舒适的感觉,充满着生命力,闭着眼就能想象到这样的画面。春日的原野里,一只软软毛绒绒的小熊,晃着身体慢悠悠的走着,抖落着蓬松的绒毛,走累了就在阳光发酵下的青草和泥土中打起滚儿,然后邀请着你一起打滚。


是熊吗?还是我在邀请着你。


你喜欢春日的小熊吗?


喜欢。


那么太棒了,我也喜欢你的呀。


当然他比较于直子,更喜欢像绿子一样的人,就像是他老家奈良的鹿一样,迎着春日跳跃出来,直率可爱,带着漫烂的阳光。


堂本刚睁开眼,想起了堂本光一。


那天下着大雨,他淋在磅礴的大雨中央,成为了一个隔绝的荒岛,仓皇的奔跑着,还会被绊倒,但是命运让这个人出现自己身边,拉住了自己。


雨势很大,而他不再是一个人的荒岛。他看到属于自己的’绿子’带着阳光和未来出现在自己面前。


堂本刚合上了书,下定了决心。


放在课桌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堂本刚躲着灭绝师太的视线,悄悄的打开了手机,是冈田准一发给自己的邮件,说是赔罪的礼物。


堂本刚把手机放在大腿上,眼睛瞟着那封邮件。


冈田准一是社会系,所以跟同学一起创建了个学生论坛,想要找堂本光一的个人信息,只需要通过几个好友和长濑给他发的消息就行。


【比自己大一岁,喜欢物理学,尤其是相对论,喜欢宅在寝室打游戏。性向男,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不喜欢做作的人,不喜欢出门····】冈田发来一系列关于爱好和调查表后,自顾自的在后面加上了【虽然长得很帅,但是因为常年不出门,对衣着打扮不甚考究,低情绪气场恐怖,常常谈的话题就是车或者相对论,所以十分不受欢迎,至今没有被追求过。】


其实冈田特意加了前面一句,还是为了让堂本刚心情好转,要不然又要在灭绝师太的课上,给自己发一大段堂本光一如何好看的小作文了。


“堂本刚?!”


堂本刚抬起头,连忙对敲着自己桌子的冷面灭绝师太,仰头露出可爱至极的笑容,手上极快的收起了手机。


灭绝师太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走回讲台继续开始讲课。


叮铃铃下课了,堂本刚又收到了一封邮件,是准一发来的课程表,后面特意注明了几个红色大字【光一前辈就在五楼上课,520教室。】


堂本刚快速的收拾着东西,跑出教室差点滑了跤。他可不是去见堂本光一,而是快点跑回宿舍,他可不愿以现在这种样子见到堂本光一,穿着老头衫,头也没梳。


可是命运又是那么的奇妙,正好就在楼梯口两人碰到了。


堂本光一就如邮件上说的,十分不受欢迎,一个人独来独往,黑衣黑裤,略长的刘海遮住那双好看的眼睛。


堂本刚想起,那天因为下雨,所以堂本光一的头发被沾湿,那双黑夜中仍能看清光亮的瞳子,与自己对视着。


或许有那么一天,你碰到了那个喜欢的人,周围的人来人往都会忽视掉,快速的被时间掠过,只剩下这样一个人一直存在于你的眼睛里。


两人站在楼梯间口,就这样站着,堂本刚不自觉的红了脸,局促不安的搓着衣服角,突然说道:“你喜欢春天的小熊吗?”


堂本光一似乎是十分明白这句话,笑了回答:“喜欢春日的小熊,太棒了。”


堂本刚笑了,他看到在春日的原野之中,自己笨拙在那里行走,不稳的翻滚进了草地,一抬头发现有人站在自己面前,温柔眉眼是缱绻山水如画,朝着自己伸出手来浅笑。


 


 


堂本刚和堂本光一谈恋爱了。


他们的好友长濑智也和冈田准一都舒了口气,毕竟单身这么多年的老处男,终于寻到了自己的春天。


某一天,堂本刚窝在堂本光一的怀里,翻阅着手上的书,笑着问:“遇见你真是命运呢,那一天下大雨,怎么你正好就出现在我身边,及时的拉住了我呢。”


堂本光一捏了捏堂本刚柔软的小肚子,笑眯眯说:“因为我一直跟着你啊。”


-----------------


堂本光一有一个秘密,他暗恋文学系的一位学弟。


大四做毕业论文的时刻,他常常待在图书馆里,手上的相对论被翻烂了,正好要去找本新出版的物理解析,他走在满排的高书架之间,抬手拿下那本书的同时,看到了对面同样的位置被拿下了一本书。


一张好看的侧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帘中。


卷卷的头发被揽在耳后,白皙的侧脸微微低着,眼睛看着手上的那本书,睫毛垂下落下一片阴影,嘟起的红润润的嘴巴仿佛是在勾人亲吻。


怦然心动。


沉静许久的内心,突然涌起了波澜,撞击着内心的防御线。


堂本光一罕见的如同一个变态尾随狂,开始跟踪着那个人。从他借阅的书籍卡,得知了这个人叫做堂本刚,文学系大三生,住在244号寝室,同住室友叫做冈田准一。而又通过自己室友长濑智也,知道了冈田准一是和长濑在一个学生部的,便是催促着让长濑跟冈田多交流,想要得知更多关于堂本刚的事。


那天,他终于是鼓起了勇气,在脑海里想了千万遍的对话,该如何开头,该用什么样的语气,该是怎样的对白,却见堂本刚要走,自己也连忙收拾着东西跟上去。


路上遭遇着磅礴的大雨,他跟着堂本刚跑起来,想要为他撑伞,看到堂本刚要摔倒,不知道身体是如何爆发出那么大的潜力,突然快速的就跑到了身边,拉住了他入怀。


是甜甜的香味,就像是清晨里煮沸的牛奶,吸一口就觉得温暖入口。


而思考许久的对话,由于死宅的属性,导致只吐出:“能站好吗?”说完后就后悔了,语气十分死板,就像是十分不情愿的样子。他看到堂本刚尴尬的脸红,更加嫌弃着自己的语死早,随即看到堂本刚的书掉了,捡了起来给他,却被他夺走书跑了。


堂本光一呆愣的看着堂本刚顶着雨逃跑,他吓跑了堂本刚,明白这一点后,手里的雨伞也掉在了地上,郁郁不乐的淋着大雨。


等着回了宿舍,看到了长濑智也正在打游戏,一个生气就踹了长濑一脚,然后坐在沙发上叹气,他的初恋还未开始就夭折了。


长濑知道了这件事,拍着胸脯说要兄弟帮忙。可是他却不愿意出门了,手里拿着《挪威的森林》不停的翻阅着。他向来是直板的思路,只看得懂电路的联通,对于这本书啃了好几天,才算是把字句段落记了分明。


可是没想到被长濑拖去酒吧的那天晚上,居然碰到了堂本刚,而且还是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晚上被堂本刚强吻,吓得他脑子一片空白,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大段告白的话,却见到堂本刚伏在自己胸口上早就睡着了,无奈的只能把人扶到床上,关上门走了。


那天上完课,他准备去找堂本刚说个清楚,却在楼梯间口碰到了他。


“你喜欢春日的小熊吗?”


堂本光一笑了,抑制住想要抱入怀的冲动,一字一句说的分明:“喜欢,太棒了。”


 

评论

热度(203)

  1. 余思咸鱼无匪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只想興奮又幸福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