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Black Joke

長大的感覺,互相守護的感覺

喵铃:

内容+人设:危险关系+Black Joke


01


堂本光一是特意挑着经纪人不在的时机折回车上的,也正如他预计的那样,车上只有堂本刚一个人。


堂本刚似乎正在看台本,堂本光一拉开车门的声音似乎吓了他一跳。


“有什么东西没带吗?”堂本刚一边把台本放下一边这么说,似乎想要帮他找东西,


“不是。”堂本光一摇摇头,上车关门,然后他看着堂本刚深吸一口气,“我有点事,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


堂本刚有点意外,但同时也有些高兴,堂本光一很少会找什么人商量,一般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在解决之前别人甚至都不会知道。


不过最近堂本光一面临的困扰,堂本刚大概能猜到。


果然堂本光一有些含糊的说,“如果为了另一个人努力的时候,反而会使自己忽略对方,那努力是为了什么呢?我不是说努力不对或者后悔了,只是这样会有一种本末倒置的感觉吧?”


是了,和堂本刚猜测的完全一致。


非要解释的话,就是堂本光一有一个女朋友,堂本光一这个人啊,是为了给对方更好的未来所以一定会非常努力的那种人,是典型的先立业后成家型,嘛,但是有时候多多少少有一点努力过头了。


虽然堂本光一的女朋友是谁,堂本光一没有对堂本刚说过,甚至连这位女朋友的存在都没有告诉过堂本刚,但是,怎么说也是相方嘛,堂本刚就算再怎么不注意,也能发现相方身上的变化。


更何况堂本光一也没有隐瞒过他,只是没有告诉过他就是了。


相方是一种微妙的平衡感,而相方这个词本身,就带有一种“工作限定”的意味。所以,对于堂本光一的私下生活,堂本刚不能也不应该了解,这样,在有人、任何人向他询问:“光一有女朋友了吗?”的时候,堂本刚可以堂堂正正的回答,“不知道啊,我们私下里都不联系的。”


啊,扯得远了,说回堂本光一的女朋友好了,虽然这家伙一直念叨的是喜欢妹妹型的活泼开朗的女性,但是实际上这位女朋友,比堂本光一年纪还要大,是标准的姐姐型。


话说他当初不会是撒谎吧?还是这家伙口是心非,怕和自己喜欢的类型撞上?真是的,这种事情撞上了又有什么关系,这家伙脑子有时候还真是有点奇怪呐。


不,能在一瞬间脑洞开的这么大的您也不必谦虚……


堂本刚考虑了一下,然后比较慎重的说了自己的想法,“我是这样觉得的,有一定要努力的这种想法本身,其实就是对自己的现状不满或者没有自信吧?这样的话,那么努力就是必须的事情了,不是什么为了别人而努力,而是为了让自己认可自己。说到底,选择就应该凭着自己的心做出,或者选择继续努力,做更好的自己,或者就此止步,如果自己也能认可的话。嘛,选择这个东西本身,就是必须放弃一些东西的不是吗?”


堂本光一先是若有所思,然后很认真的道谢,最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嘛,说话跟个老头子似的。”


还没等堂本刚想出合适的话来反击这个死傲娇,经纪人就上车了,经纪人好像忘了堂本光一借口说有事今天自己回家的事了,并没有询问堂本光一。


中间发生了什么在堂本光一和堂本刚的记忆中已经不太清晰了,反正最后的记忆是在两人因经纪人踩到了狗屎还在车子里问,“是有什么东西烂掉了吗?”将整个车子翻了一遍时,偷偷的相视而笑。


再后来这件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任何回音了。


三月份的时候堂本光一终于毕业了,堂本刚一直惦记着堂本光一的事情,琢磨着趁着这个机会打听一下。


“最近怎么样?”在外景车里堂本刚和堂本光一挤着坐在最后排的时候堂本刚悄悄的问。


堂本光一应该是明白了堂本刚想问的到底是什么,但他只是说,“啊,一直在玩游戏。”


光一他,应该是失恋了吧。


堂本刚拍拍堂本光一的肩膀,“没事,还有我在呢!”他开玩笑说,“嘛,要是你以后真的找不到老婆,咱俩还可以对付过。”


堂本光一哈哈大笑,“算了吧!”然后弯腰伸手进堂本刚的裤管去摸堂本刚的小腿,“我才不要和你这种毛扎毛扎的家伙一起呢!”


“我只是安慰你!”堂本刚也反唇相讥,“谁会和你这种手肘像盐碱地一样的家伙在一起啊!”


当时的堂本刚只是想告诉堂本光一,爱情会失去,但是搭档不会。


堂本光一也明白,所以在后来要失去搭档的时候,哪怕在爱情里都勇敢的先提分手的堂本光一,才会拼了命的去挽留。


堂本刚有和堂本光一商量过解散的事情,那是堂本刚迷茫的末期,之所以说是末期,是因为堂本刚已经做好了打算。


他不想再做偶像了,是音乐把他救出来的,所以他也打算到音乐那里去。


但是KinKi Kids是偶像,而堂本刚也不能自私的拖着堂本光一,对他说,因为我不打算做偶像了所以你也不要做偶像了,这种自私的话,堂本刚想都没有想过。


所以就分开,最后报道的时候说堂本刚为了自己想解散就可以了。


身为偶像,堂本刚是很成功的,但是太成功了。


曾经的堂本刚很软弱,敏感而纤细,从小就是按照他人的想法活着的,比如加入儿童剧团,去演舞台剧和电视剧,后来终于自己选择了一次,他喜欢篮球,于是也真的去打篮球了,后来又喜欢上了搞笑艺人,也自己组了个小组合,约定好以后要一起加入吉本。


但是这种由自己选择而度过的自由人生很短暂,然后他就被姐姐代为投了履历书,被选中成为jr,甚至这个相方——堂本光一,也是在他对Johnny桑说,“就是光一”之前就成为了组合,一直以来的路,都是被别人安排好的,包括所谓的人设,所谓的装傻男子汉气概的人设也是别人安排好的,时间久了,堂本刚自己都快忘了自己的样子了。


但是堂本光一是不一样的,他越和堂本光一在一起时间久了,就越发现这一点——他和堂本光一是完全不同的。


兴趣爱好,性格,生活方式,朋友圈子,擅长的东西,思考方式,所以堂本刚能想到的组成一个人的根本的部分,两个人都不一样。


堂本光一是一个非常独立也非常要强的人,他和堂本刚认识了七年,关于堂本光一自己的私事,堂本光一只有那一次和堂本刚相谈过,他自己一个人可以做决定,他自己一个人可以考虑清楚,堂本光一从不后悔。


堂本光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虽然他也是被姐姐投递的履历书,但是堂本光一天生就喜欢舞台,私下里的堂本光一害羞又内向,连一句话可能都说不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是真的想要当偶像的,他喜欢闪亮亮的衣服,喜欢在这个舞台上唱歌跳舞,这是他的目标,他很明确。


在舞台上的那个堂本光一,就是真正的堂本光一。


这让堂本刚,非常羡慕。


所以,尽管他在工作上得到了很多认可,甚至是比堂本光一还要多的认可,他仍然会在心里问自己,他们认可的,是真正的我吗?他们会认可真正的我吗?


堂本刚跳舞擅长,唱歌擅长,搞笑擅长,演技擅长,综艺感很好,人缘很好,总是能够得到夸奖。


可是越这样,堂本刚就越焦虑,他在上台前犹豫,今天走上舞台的我,能带给大家她们想要的舞台吗?


甚至因为这样的焦虑,堂本刚身体都出了问题。


堂本刚越发现自己的软弱,他就,越羡慕作为一个真正的自己活着的堂本光一,作为一个偶像活着的堂本光一,作为为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一直在努力的堂本光一。


看着这样的堂本光一,他有时候甚至会升起嫉妒的心情。


所以现在堂本刚要做自己了,真正的自己。


他对堂本光一说,“抱歉,光一,我想退出。”


堂本光一的态度也很明确,“solo可以,做音乐可以,追求自己可以,解散不可以。”


堂本光一没有和他吵,没有生气,但是态度非常坚定。


堂本光一在面对工作的时候非常认真,因为他是爱着偶像这个职业的,所以他做自己没有关系,但是堂本刚不一样,堂本刚几乎是偶像的反义,完完全全的反面教材,所以堂本刚做自己不可以。


但是现在,一个为了偶像事业一直努力着的人对自己偶像组合里的搭档说,“你不做偶像也可以”的时候,堂本刚就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一个字。


他只能说,“拜托,让我再考虑一下。”


之后持续在两人间的是持久的冷战,但是堂本光一有走出来,努力的开始承担对堂本刚来说有压力的工作,他不再仅仅凭着自己的天然随意的发挥,而是在努力的装傻搞笑,堂本光一不再执着于装酷。无形且自然的在两人中,很多原来是归堂本刚的辛苦工作被转交到堂本光一的身上,虽然对于堂本刚来说是松了口气,但是堂本光一却承受了很多的质疑。


但堂本光一一个字也没说。


甚至当时冷战仍然在持续。

评论

热度(138)

  1. 锦言喵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