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田廿次

58 浮生若梦 【白衣送酒番外】【苏宅雅事】

子非鱼:

58  浮生若梦 




“爹爹,宝儿错了……宝儿不该偷走珍珠(奏折)……不该骗殿下……不应该躲在树上……不该剪干爹的头发……”宝儿的小脸蛋上挂满了泪水,一边哽咽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认错。

“嘤嘤……宝儿再也不会那样做了……”说到伤心处,他想如往常一样扑到爹爹温暖的怀里,可是这次,宗主爹爹侧身避开,只是用双手扶住了他。

爹爹不要宝儿了!这是最让宝儿害怕的事,他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爹爹——爹爹,宝儿好想现在还是早上……没有偷走珍珠(奏折),没有骗殿下……宝儿什么坏事都没有做……爹爹还是喜欢我的爹爹……”

“……让宝儿重新过今天好不好……爹爹……”


梅长苏有些动容,轻轻抚着宝儿的稚嫩的肩膀:“宝儿,并不是爹爹不肯原谅你。你已经三岁了,有些道理你该明白了。爹爹并不能庇护你一辈子……”

“可以的,可以的,爹爹什么都可以做到的……”宝儿哭地快要岔气了,紧紧抓着梅长苏的衣襟不肯松手,“宝儿错了,宝儿不想那样做……爹爹别生气了……”

“林潇!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情做过了就不能重来,有些错误连一次都不能犯……错了就再也不能弥补,无法挽回……”


“嘿,梅宗主!这话说得太绝对吧!宝儿给我剪了刘海,蔺爹爹我就一点都不生气!”

蔺晨摇晃着折扇走了进来,俯身抱起宝儿,掀起衣襟给他擦眼泪鼻涕,“小宝儿,别害怕,你爹不要你,还有干爹呢,跟我回琅琊阁去,再也别理这狠心爹……”

“不要……我要爹爹……”宝儿伏在蔺晨怀里哭得更伤心了。

“蔺晨,别胡闹了!”梅长苏皱着眉轻叱了一声,“养不教,父之过……”

“梅长苏,宝儿也是我琅琊阁少阁主。你训完儿子,琅琊阁内部事务就不劳费心了!”
蔺晨抱着宝儿,扬长而去。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梅长苏立于书桌前,笔正腕端,却不再往下写。萧景琰走到他身后,静静地看他写下的句子。

“还在为宝儿的事情心烦吗?”鼻尖轻轻蹭着梅长苏鬓边的发丝,“小殊,宝儿只有三岁,不必如此较真吧!珍珠毁了,你还在啊,宝儿潼儿岂不比珍珠贵重的多。”

“世事艰难,宝儿潼儿长大了都会遇到。只是现在,既然他还在你我羽翼之下,又何苦让孩子这样早就面对残酷的人世呢?”
“人生,很多事固然是做错了一次就再也不能回头。可是,你不是还给了我机会吗,老天不是还给了我机会吗?只要活着,就还是有希望的。所以我还能等到你回来,还能等到你愿意认我,还能等到你再活过来……”

“景琰,怎么又说这些……”

“卿卿,也许是年纪大了,再也看不得孩子受苦,看不得你伤心。”

梅长苏放下手中的笔,抚了抚景琰的蹙起的额头,“只是教训下孩子,你怎么多愁善感起来。这事若是栽在父帅手里,早把屁股都打烂了……”

萧景琰正色道:“我不是林帅,舍不得宝儿受林殊受过的苦。”

“好了,景琰,我知道了。”


 


 


过了数日,萧景琰下朝回府,宝儿先迎了过来。

“殿下爹爹!”

萧景琰蹲下身将宝儿搂住,“宝儿今日过得可好!”

“好!”宝儿小心翼翼从怀中掏出一块晶莹碧透的玉牌,“爹爹送给我的!”

萧景琰接过来细看,玉牌上镌刻了一个“溯”字,正是梅长苏的笔体。

“宝儿,这是什么?”

“爹爹说,光阴不可逆转,生命永不重来。所以很多事情不可以做错,可是万一做错了事,也要努力改正。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满脸稚气的宝儿一本正经转述爹爹的话,颇有几分小宗主的风范。

“所以呢……”萧景琰微笑着追问。

“所以爹爹说,他要送给我一件礼物。这个玉牌可以让宝儿回溯到过去,重新过最想回到的那一天,弥补犯下的过错。”

萧景琰摩挲着手中的玉牌,“真是个好宝贝啊!”

“是呀,不过爹爹说这个玉牌,一年只能用一次。而且只能在苏宅和靖王府用哦!”

“宝儿要珍惜这个机会,一年只能用一次呢!”

“殿下,宝儿记住了!”


 



“小殊,我也想要那个玉牌。”

“嗯?”

“卿卿送给宝儿的礼物——可令流光回溯的玉牌……”

“殿下要那个玉牌想做什么?”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过去种种,总觉得自己做错了很多,如果能再来一次,该有多好……”

“如果有了玉牌,殿下希望回到过去的哪一天呢?”

“只能用一次吗?”

“若只有一次机会呢?”

“你重回金陵,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天。”

“景琰想做什么呢?”

“把你抱在怀里,对你说:小殊,我好想你。”


 


TBC


插图来自 @顾尘瑶 


 @Anna  @和风暖暖   @黑丶景琰    @浅夏Surlinca   


苏宅日常一百篇 / 宗主和殿下吵架了 (不断更新中)  —— 子非鱼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  白衣送酒余本通贩海援队   c
oo  谁令白衣送酒全文的链接   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评论

热度(182)

  1. 八田廿次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