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田廿次

【kk】我饭了一个什么主播(游戏主播51/画家24

Nadarete:

标题是最后乱起的,又名我怎么给自己加戏


雷 我说雷是真的雷(


   -↓ ↓ ↓-


“这里往左有隐藏通道,操作不好的就别进了。”毫不吃力地晃过几个密集的连续攻击,闪到怪的后边一刀一退,到墙往侧前一转避开大招接着贴在身后砍,一滴血也不掉地解决了支线Boss。


弹幕区瞬间爆炸:“我的天,我这里打了无数次都是一进去就死了!”


“那我就不一样了,我连这有隐藏都不知道。”


“?刚才怎么躲开的?”


“K大人这操作也太过火了??”


“你们还没习惯K大人的风骚走位吗?”


“大家等会,前方有高能。”


最后这条评论刚刚刷出来,屏幕上的Boss尸体突然胀大然后爆炸,立马应景地喷了一画面的血,眼珠内脏糊了一屏,背景音也从战斗节奏换成了渗人的惨笑。但主播对此的反应只是撇了一下嘴,露出一个什么啊的表情。当然只录到手部以下的摄像头里看不出他的任何反应。


“呜啊啊啊吓死我了!”


“妈呀刚才看打Boss差点忘了还是个恐怖游戏,吓我一跳!!”


“K大人还是这样毫无反应……”


“能吓到K大人的恐怖游戏不存在吧……”


堂本光一看也没看评论区,开了箱子拿好东西后瞄了一眼表,马上到十点半。他爽快地在存档点存了个档,“今天到这吧。”也没管评论区怨声载道的“还早”,“K大人是不是去过夜生活了”“不可能K大人只是很养生”,利索关了直播间。他把手柄放了一边儿,放松地往座椅上靠了回去,发了几秒呆后抻了抻手才站起来回了卧室。


卧室的门微微掩着,门缝里漏出温柔的橘黄色灯光,他小心地推开门,看到里面的人背对着他还在做事,就过去轻轻揽住他,“到时间睡觉了。”他微微弯着腰,将下巴搭在那人的肩膀上蹭了两下。


“你这么早啊。你先……”堂本刚看也没看他,瞪着手里的资料,用力睁了一下眼保持清醒,“还有一点儿。”


“你看你都困成那样儿了还看呢。”资料纸的边缘很锋利,堂本光一就伸手小心地把资料从他手里轻轻抽走。


“我还能看……”堂本刚一边伸手作势要抢一边没忍住打了个大哈欠,迷迷糊糊地眼睛都湿了,“……我不能看了。”


“明天还有一天呢,明儿再看吧,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堂本光一这才把手里的资料给他放到旁边整理了一下,坐到床边给他把被子也掀起一个角儿来。


“您这服务可太周到了。”堂本刚模模糊糊地说着,懒洋洋地把自己趴到床上就没动静儿了。


堂本光一看他好笑,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画展的事情确实是累了,扭灭了灯也上床睡了,还给堂本刚把另一边儿的被子也给掖了。




/




第二天陪堂本刚去最后确认了一遍场地和摆设回家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平时八点半准时开直播的主播朋友现在正在考虑晚上给忙了一天累坏了的爱人做点什么晚饭,等两个人吃完饭已经马上九点了,堂本光一抬眼看了下表才突然想起来直播那回事儿。


堂本刚在旁边观察他的表情突然变僵没忍住笑了出来,“你快去跟你粉丝说声儿去吧,人家都等你呢。”


“那我昨天都说了陪你……”堂本光一心里也有点愧疚,毕竟作为一个专职主播这也算是擅自翘班……


堂本刚歪过头去看了他一眼,“我要是你粉丝就顺着网线爬过来打你。”


“啊真是的……”堂本光一磨磨蹭蹭地起身回去开了电脑,随便瞄了一眼评论区果然大家都等得有点急了,看他上线立马开始热闹起来。


堂本光一想了想,也没开游戏,清了清嗓子,“今天有事耽误了,抱歉。然后,今明两天直播都先暂停,大家不用等了。”


他稍微等了一下弹幕的反应,好在大家虽然好像有点失望,但也还算理解。


“啊那我这两天寂寞的夜晚要做什么好啊?”


“前面的一起刷游戏吧!”


“平时雷打不动的K大人竟然也有这样的夜晚诶……”


“浮想联翩”


“+1”


“?话题的走向?”


“我不信!!!”




堂本光一稍微笑了一下,又补了一句,“……那感谢大家给我夜生活的时间。”


说完就关了直播间,也不再管直播间里突然诡异的气氛。


评论区:


“……”


“……?”


“卧槽……刚才是不是……竟然笑了……”


“夜生活……”


“会笑啊K大人会笑的啊!!”


“我之前还天真地以为K大人真的性冷淡?!”


“我的K大人不会已经结婚了吧!!!!”


“前面的朋友,K大人可能平时只对夜生活对象才笑。”


“不要啊??”




堂本光一关掉电脑后乖乖地回了卧室,也没去打扰堂本刚,自己随手抄了本书坐在旁边默默地看,没多会儿站起来把灯又调亮了一点儿,堂本刚探究地探头看他一眼,他又把人家按回去,“刚刚灯有点儿暗,你看那么小的字眼睛累吧。”


“喔……”堂本刚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声,又继续看,偶尔侧过身子来问堂本光一几个小细节的问题,堂本光一给他提了几个参考的建议,他就又缩回去冥思苦想。


“!”堂本刚本来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被堂本光一突然伸到面前的食指指尖吓了一跳,往后一仰手臂差点磕到椅子角,堂本光一眼疾手快地把另一只手垫到木质的把手角,让他的手肘撞在自己的手背上。


“你干嘛呀。”堂本刚埋怨地看他一眼,“大人想事情的时候小孩子不要打扰哦。”他装模作样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肘。


“不疼吧?”堂本光一看着他装得龇牙咧嘴就好笑,他扬起手来给他看,“都给我撞红了,你要是还疼那我白牺牲了。”


“因为你突然吓我啊。”堂本刚理直气壮地。


“噢,也是……”堂本光一停了一两秒,“……我忘了我为什么吓你了。”


“?”堂本刚冷静地看他一眼,没再理他,目光又回到了材料上。


“……”


“我又想起来了。”堂本光一凑过去,离他很近,一只手肘撑在他身边,侧过脸去看他,食指伸过去指了指,“……不要咬嘴唇。”他的指尖小心地按了一下他柔软的嘴唇上一块小小的痕迹,是刚刚堂本刚想事情的时候无意识地咬破的一小块,没有流血但是红红的。


堂本刚愣了一下,然后朝他有点暧昧地笑了笑。




/




当然最后什么都没发生,因为次日是堂本刚画展开展的第一天。


结束了理念介绍和其他的流程之后,堂本刚就把剩下的事交给了工作人员,他先下了台,四处找着那个应该在等着自己的人。


突然被熟悉的气息从后面轻轻地拥进怀里,他伸手薅了一把搁在自己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


“你下次还这个力道揪我的毛儿我就马上变秃。”堂本光一小声说。


“啊?……你拿这个威胁我啊?”堂本刚转过身来,一只手松松散散地环着对面人的腰,佯装惊讶,“你秃个看看。”


“现在不太方便吧。”堂本光一笑了起来,“这位画家是不是说今天要亲自带我欣赏一圈您的大作啊?”


“原来你这么当真吗?”堂本刚拉着他已经开始往展馆走了,嘴上还继续跑火车,“那都是床上的承诺,算不了数的。”


堂本光一被他拉在身后走,眼睛弯弯地看着他,“那让你潜规则一次。”


“嗯,这还行,走吧走吧。”堂本刚假装考虑了一下。




为了呼应画展的主题,堂本刚这次的画展开展时间一反常态地安排在晚上。内容几乎全部是夜晚独有的魑魅魍魉,或是形形色色的深夜梦魇,光怪陆离的风景衬在诡谲的形状背后,色彩却用得很大胆,给本来压抑死寂的画面点上一点诡异的鲜活感。


其实堂本光一作为“内部人员”早在开展之前就看过会场里的画了,每次看这些画给他带来的窒息压迫感都让他有点担心作为画者的刚,害怕自己其实根本没法理解和照顾到他心里最深的不安与恐惧。但堂本刚总是用手指抹一抹他轻轻皱着的眉间,笑眯眯地告诉他,没关系。


走了好一会儿,饶有兴致地听着堂本刚一副一副地给他讲完了所有的画儿,堂本光一忽然看到一副自己之前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画幅很大,色彩是对比鲜明的纯黑纯白,内容很简单,一条有曲线的抽象的影子是画幅上唯一一个的小小的人,站在一束光从右上打过来表现出来的半边纸的白色里,正在作势向光源走过去。所有的在其他的小画幅里出现过的黑暗的形状全部以扭曲的状态正在融化于左边光打不到的小半边黑色里。


下面没有标题,只有孤零零的一行介绍。


“你在黑暗里走了那么久,应该看看光。”




堂本光一转头去看了堂本刚一眼,堂本刚能感觉到光一揽着他的手多用了一点力气,他朝他笑笑,还是那句话,“我就说没关系啊。”


堂本光一的眼神里有一点探寻,堂本刚好像看懂了似的,坦诚地对他点了一下头。堂本光一的眼睛在一瞬间盛满了很多东西,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小心地握住了堂本刚的手。




/




回家之后也已经挺晚了,因为已经和粉丝约好了这天不会上游戏,堂本光一只是打开电脑把一系列头像全都换成了那张画儿,自己挺高兴地坐在那儿欣赏了一会儿。


他也没关门,堂本刚这时候走了过来,看他一脸傻笑就笑话他,“干嘛呢?侵犯我著作权了。”


“?瞎扯,哪有。”堂本光一伸手把他拉过来坐下,堂本刚就嫌他恶心,“几十岁的大叔了还让别人坐你老腿儿,给你压断。”


堂本光一撇了撇嘴也不生气,头一歪问他,“要不明晚你跟我一起打会儿游戏呗,反正也没别的事儿了。”


“那不成,你小粉丝儿看见K大人膝盖上坐着一个大叔大呼小叫的合适吗。”


“……”堂本光一头疼地看着他。


“好嘛。”




/




“K大人换头像了诶,好稀奇。”


“新头像好眼熟啊……”


“这是刚先生画展的画吧?!”


“原来昨天是去看画展了??我也去了说不定和K大人擦肩而过了啊啊啊!”


“这是什么微妙的次元碰撞??”


“我也好喜欢刚先生的画啊……”


“而且刚先生人也超好的!!!”


“这是恐怖游戏的直播间你们别刷别的了吧?”




堂本光一开了直播间,罕见地看了几眼评论,看到大家对堂本刚的讨论的时候,破天荒地去给夸堂本刚的人点了个赞,引起了大家疯狂的刷屏。


他还冷静地给解释了一句,“堂本刚先生是我最喜欢的画家,大家喜欢他的作品的话也请继续多多支持他。”




说完若无其事地打开了新游戏,一如既往冷静地将用户名输入K,开始游戏。


大家的热情终于在游戏凉飕飕的开头动画中冷却了一半,这次的游戏是最近新上市颇受好评的3D经典灵异系游戏,在剧情、场景、BGM上都颇有特色,玩家的心理也抓得很准,将恐怖放到了最大。


当然光一还是没什么反应,冷静地操纵着人物去打开开了一条缝儿吱吱嘎嘎的旧木柜子,这时候BGM突然消失了,只剩下游戏中细小的衣料摩擦声,柜子的吱呀声和堂本光一这边隐隐约约话筒的呼吸声。


堂本光一停下了动作,直播间里的人也都跟着停了一秒一样,然后今天话很少(平时话也不多)的堂本光一突然说话了,“没事,这里面肯定没东西。”


说着他也没再解释,一点也不犹豫地直接把柜子门拆了,果然里面什么高能也没有,只剩下留下的半个柜子门被风吹了一下,尖锐地响了一声。


这时候评论区又是另一副样子了。


“刚才??”


“K大大是在给我们预警伪高能??”


“语气超温柔的!!!K大人真好啊??”


“他什么时候会担心我们了啊啊啊”


“……我觉得K大人最近很不正常???”


“今天没开摄像头,我就很怀疑K大人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


“这个说法竟然有点恐怖?”


“想多了想多了!!K大人可能只是心情好!!”


“……怎么知道里面没有高能的啊?”


“前面有个老实孩子哈哈哈套路啦套路,K大大恐怖游戏玩太多了”


……




与此同时,堂本刚坐在旁边懒洋洋地把头搁在桌子上去看着屏幕,上目线一转又盯着堂本光一看了几秒。堂本光一注意力有点分散,余光忍不住看他,干脆停了下来,转过去好整以暇地和他对视。


堂本刚用嘴型说,“我不害怕。”他的表情笑嘻嘻的。


堂本光一好笑地白了他一眼,才重新开始。


当角色靠近床底的时候,BGM是渐渐减小的,画面的色调也暗了下来,弹幕甚至刷起了祥瑞御免。这时候堂本刚突然站起来抓住了堂本光一的手腕。堂本光一惊讶地转头看他,小声朝他嘟哝了一句,“……你这样也吓不到我。”


但堂本刚没理他,他弯下腰,一下子凑到他的耳麦前面,近得堂本光一以为他要接吻。


但他没有,他只是停在那里,带着有点微妙的笑容,透露出一点呼吸声,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堂本光一本能地厌恶这个若即若离的距离,想接近一点,却被对方躲开。堂本刚在他的麦克风旁边轻轻叹了口气,就又缩回去了。


堂本光一刚想把他拉回来,却不经意看到屏幕上刷得飞快的弹幕,


“刚才是什么声音啊???”


“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觉吧?”


“K大人那边的声音!!”


“我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人在我耳边吹气!!!”


“K大人那边有两个呼吸声……”


“见鬼了见鬼了”




堂本光一有点哭笑不得,“你不会真的是为了吓他们吧?”


“你把我想成这样的幼稚鬼……”堂本刚佯装生气,“我是想说K大人旁边有我在的。”他的声音压得挺低,但仍然保证了对话完整地通过麦克风传了过去。


“是是是。”堂本光一想了一下一开始的时候屏幕下面刷过去的那些弹幕,无奈地笑起来,“你还不乐意我受欢迎,我可是希望全世界都要喜欢你。”


堂本刚ふふ地小声笑起来,“我就是这么自私啊。”




……一时间各大社交平台充满了鬼哭狼嚎。


堂本光一并不在乎地关了电脑光明正大地进行了夜生活。




/




闭展的日子很快到了,在一系列的致谢之后,堂本刚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在大家以为已经圆满结束了的时候,他站在台上突然开口了。


“最后,还想郑重地再次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幅画。”


说着他拉开帘幕,后面正是那副黑白对比鲜明的最大幅的画。


堂本光一本想过去找他的,结果他突然来这一出,一时也有点愣,突然又想起了昨晚他们两个商量的事。


“这幅画的标题,叫《光》。”堂本刚慢慢地讲,“其实我认为这才毫无疑问是这场画展的中心。”


“我想说的是,一路走过来看到的全是黑暗吧?可是会有光的。会有一束光无论如何也会帮你斩破黑暗融化梦魇,而你只要鼓起一点点勇气,向着光源走过去就好。”


“最后,这次画展的顺利结束,我还要感谢我的爱人,堂本光一先生。”


“给了我画出这些想法的勇气。”堂本刚说。


堂本光一一如既往地毫不在乎周围都有什么样的目光,只看着堂本刚一个人。他一步一步地走上台,在一片唏嘘声中跟他拥抱。




/




“主播大人,你不是单身的糜烂生活状态被曝光之后有没有人气暴跌啊?”堂本刚歪在堂本光一旁边的大躺椅随便地写写画画,时不时打扰一下他的直播。


“托您的福,我还成,比之前还高……我还有点不懂现在的小姑娘了,俩男人黏黏糊糊你们会觉得可爱啊?”堂本光一一边心不在焉地打着游戏,立马在弹幕里获得了肯定的答案。“天啊,头大丈夫……”


“诶,我在评论里看到一句……”堂本光一突然笑了起来,搞得堂本刚莫名其妙。


“什么啊?”他凑近了一点。


“说你的声音像堂本刚。”堂本光一说,“我也好想泡到堂本刚啊,想把他带到这里跟我一起打游戏。”


“?”堂本刚嫌弃地看他,“你只想跟他一起打游戏?”


“那我还可以干点别的?”堂本光一眯眯眼,然后看到弹幕里飘过一堆“K大人那位吃醋了啊快哄”,又笑起来。


“我觉得也不是不行……”堂本刚眼睛里露出小小的狡黠,伸手去把摄像头打开了,“那我先变成堂本刚哦。”


当摄像头把他俩的样子录到的时候,弹幕刷到网站差点崩溃。


“…………………………”


“666666????”


“幻觉,不可能”


“竟然……………………”


“K大人竟然就是刚先生出柜的对象…………”


“我缓不过来”


“窒息了两个人一起比那天报纸上的还好看”


“我靠啊啊啊啊啊啊”


“竟然真的是刚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怎么没有人说竟然就是光一先生啊”


“竟然是光一先生啊啊啊啊”


“突然反应过来K大人这是…………入籍??”


“如果刚先生跟我谈我也入籍!!!”


“前面做梦吧小心被打死”




“你们到底是谁的粉丝啊……”堂本光一有点埋怨地嘟哝。堂本刚顺势往镜头前面凑,用圆溜溜的眼睛瞪着镜头,“总之就是这样了,以后我说不定也会出现在扣酱的视频里,如果你们不喜欢……”


“那就不喜欢吧……”堂本光一把他扒拉开,接茬儿。


“你们听他这么凶,其实扣酱也是容易寂寞的人喔,你们不喜欢他了他会哭鼻子的。”堂本刚一边笑一边一本正经地致力于抹黑堂本光一的形象。


“那我可真童真,”堂本光一点头,“到时候就麻烦堂本刚先生先给我递一吨纸巾。”


“你看这人跟我客气,那肯定的,咱什么关系。”


堂本光一就转头冲着堂本刚笑。




“我疯了我病了这也太甜了吧”


“K大人你还记得在床底等你的怪吗”


“我打赌K大人不对别人这么笑”


“我希望下次在恋爱游戏区看到K大人”


“↑不存在的”




“那么今晚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K大人我就先带走了哦,祝大家晚安。”堂本刚眨了眨眼睛,朝镜头招手。






——————————




番外




“今晚由我来玩游戏,扣酱在旁边看着哦。”堂本刚满意地看了一眼听到他这句话后几乎全部在表达惊喜的弹幕,眼睛里闪着一种狡黠的光芒。


堂本光一不知道他又要使什么坏,坐在旁边笑着看他,“您可别给我砸了招牌,以后可没饭吃了。”


“那不能。”堂本刚新开了一个角色,还算熟练地操作起来。


十分钟后。


“…………K大人您回来吧我们错了”


“刚先生的玩法逼死强迫症”


“啊啊啊求您了那个在旁边发光的隐藏过去看看啊!!”


“跟左边那个NPC对个话好不好!!”


堂本刚把这些弹幕一条一条地念出来并且不进行实施,自由地忽略所有能忽略的支线,横冲直撞飞快地把主线打到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厉害吧?”堂本光一忍着笑努力地夸他。


“你看这条,‘我最喜欢K大人的地方就是K大人会里里外外收集所有的成就和隐藏’,”堂本刚一板一眼地读,“你这家伙真是厉害啊。”


“我不像你啊,”堂本光一说,“你完全没有强迫症才比较厉害。”


“是吗?”堂本刚伸手指指游戏画面的一角,“你看这有个箱子,我就是不开……”


今天刚先生也很皮,半个小时后干脆把游戏重新打了一遍的堂本光一和他的粉丝心里想。




end




大家就随便图个乐呵哈(微笑

评论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