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田廿次

結祈:

前几天看kochan去TOKIO的节目时长濑提到塞纳去世的时候kochan哭了


后来看love love我爱你的复活SP也提到塞纳


于是又一次有了去塞纳的墓悼念一下的想法


已经在巴西生活了几年,之前查过发现塞纳的墓就在圣保罗的一个陵园内,谁都可以去,每年都会有不少人去悼念。


据当时的巴西新闻报道,塞纳是1994年5月1日在意大利去世,5月4日遗体运回巴西,5月5日下葬在巴西圣保罗。葬礼前一天的通夜在圣保罗市立法委员会举行,有11万人前去悼念。葬礼当天,鸣枪21响后棺木向15公里外的墓地进发。沿途25万人目送。到达墓地后,由15名F1赛车手(现役+退役)抬棺朝下葬地点行进,经过由120位军人组成的葬礼护卫队,鸣枪3响,到达坟墓所在区域后由12位军警接棺扛至肩膀送往墓穴处,12点09分下葬。


几年前买了塞纳的纪录片DVD,一直没拆开,今天打开看了,非常感动。


在他鼎盛时期,他比任何人都更了解F1这项运动。在见识过F1的阴暗面后,在被误解、遭遇不公正对待的时候,他仍然热爱F1。看他的比赛真是享受,雨天湿滑的赛道开得像是车有了灵魂一样。


1991年塞纳第三次获得世界冠军,而且这次是在家乡巴西,毫无悬念地领先冲过终点之后在驾驶舱里大声地喊叫着,喊得撕心裂肺,一下就把我感动哭了。


对于他的去世,实在是不甘心。


出事时的车与前一年比有一些变动,好像是当时F1整体赛车设计的变动,塞纳自己说车相对于之前来说有些“不稳定”,“驾驶难度有所增加”。在那次比赛之前,明显能看出来塞纳心情不好,整个人都绷得很紧,因为他的车出现了好几次平衡问题,让他感觉不舒服,面对变动过的车他无法像以前那样100%掌控,感觉就是怎么都有点别扭,车不听话。然后同样身为巴西人的另一个选手出事重伤。在塞纳参赛前一天,一个选手在同一场地出车祸死亡,塞纳亲眼目睹,这是这一代车手中的第一例死亡事故,所有人都非常沉重,都在哭,在质疑比赛是为了什么。一位和塞纳关系很好的医生对他说:“你已经得过三次世界冠军了,你不是喜欢钓鱼吗?退了吧,你退我也退,咱们一起去钓鱼。”塞纳说:“我不能退。”


巴西F1方面的记者说在塞纳比赛前一天晚饭的时候,车队老板不知道他第二天愿不愿意参赛,这位记者自己说:我确定当时塞纳是不想比赛的。




1994年5月1日,F1失去了一位传奇。塞纳没有任何骨折,没有淤伤,但是一小片金属刺入他的头颅,最终不治身亡。


看这种记录片最残忍的地方就在于最后那一小段时间,不忍心看,因为知道再看下去这个人就不在了。


塞纳的遗体被运回巴西的时候,街上都是哭泣的人,在路边,在阳台,在楼顶上,在高架桥上,人山人海,男女老少。


巴西人爱塞纳,因为他从不隐瞒自己是巴西人,虽然巴西始终和贫穷、混乱联系在一起。塞纳为人十分谦顺,成名后在巴西做了很多慈善活动,只要有机构请求他捐助他就会捐,尤其对于关注巴西儿童成长做了很大贡献。


街头采访一位阿姨说:“巴西人需要食物,教育、医疗和一点快乐,现在这点快乐没有了。”


塞纳家庭条件很好,父母比较支持他,不支持的地方就在于觉得F1比较危险。他和父母很亲近,在巴西夺冠后他叫他爸爸,他爸过来要拥抱他,但他当时上臂肌肉痉挛不能举手也不能让人碰就说着“就只能靠一下”靠在他爸怀里,他爸就亲了他的脸蛋。最后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太心痛了。




回国前找机会去墓前悼念一下。











评论

热度(36)

  1. 八田廿次結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