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夺神(17)

T_theresa:

(17)


直升机最后降落在第一军团总部的军用停机坪。驾驶员和随行人员陆续下机,然后把吴邪和张起灵一起拉扯下来,王胖子在最后。一行十人这么走出去还有些气势汹汹,排头那个小哨兵跟吃了兴奋剂似的,满面红光昂首阔步,十分光荣。


从一个军团的总部出去,至少也要过十个以上的安检口,哪怕走得再快,也花费了不短的时间。到最后一个安检口,已经能看到通向外面的大门。吴邪这时就看见从大门外走来三个黑衣人,那气势比押解他们的哨兵还要凶,明明只是走过来,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做,就已经带来了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压迫感。


吴邪自己是个三席哨兵,他最上头的上司三叔虽然是首席,但是两个人不常见面,见得最多的就是潘中尉。潘中尉是他三叔的亲卫出身,次席,每次站在他跟前训话的时候就会带着一股子压迫感。不过现在来的这三个人身上的压迫感,比起潘中尉要强得多,吴邪一时间汗毛倒竖,第一反应是把张起灵挡在自己身后。


押送小队的负责人看到来人,伸手将人拦下来:“我是格塔指挥塔派来负责押送重犯张起灵及其哨兵的负责人,你们是总塔过来的接应人吗?”


三人中的一人开口:“是——”这人声线有些高,听着不像成年人,“如何不是又如何——!”


随着这少年最后一个字而来的,还有他身前一个高个子的一记膝击。这是一个开打的讯号,在吴邪被突如其来的转折搞得发懵的的时候,胖子都加入了战局。


三个黑衣人冲上去两个,还有一个站到了张起灵和吴邪身边,伸出手,手中赫然拿着一柄电压枪,他没等吴邪叫出声就果断一枪打烂了两人手上的铐锁,然后自以为很帅地吹了吹枪口根本不存在的烟火气。


意识到来人不是敌方的吴邪稍微降低了一些危机感,但是他还不能判断这些人就是友军。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回头看,那几个押送人员已经全部被放倒了,有的已经没了意识,有的还能哼哼两声。


张起灵把屏蔽器扔在地上,然后撩了一下额发。


原本已经骚乱起来的大厅,这是突然安静了下来,除了三个黑衣人和吴邪他们,其他人都好像被按下了时间暂停的按钮。


张起灵把一直保持炸毛状态的吴邪搂着腰揽住,指向一脚踩在押送负责人脑袋上的黑衣人:“黑瞎子,”一开始出声的少年,“他徒弟苏万,”给他们一枪开锁的人,“苏万的搭档黎簇。”


黑瞎子终于看到了吴邪本人,他一把撸下头上的兜帽,把正脸露了出来。这人脸上戴着一款复古式蛤蟆镜,嘴角带一丝不正经的笑,身材高挑但并不消瘦,强劲有力的肌肉被修身黑衣勾勒出明显的轮廓,手指关节上还套着精钢拳套。


这是联邦特战大队最有名的首席哨兵,齐少校,比张起灵成名要迟几年,是目前联邦内单兵能力最强的哨兵。吴邪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几个走进来的时候气势那么强,原来是天生的。


黑瞎子并没有靠近,而是离着张起灵有一段距离,说:“回来就行。总统在总部会议室了,塔里的老鼠已经确定范围,围捕交给第一小队,根据你的要求,总部检测组已经准备就绪。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张起灵点点头,转头看向吴邪:“现在都是自己人,可以告诉你。”他所谓的“告诉你”,就是从联络器上打开一个机密文件,将光屏摆在吴邪眼前。


文件最上面一排加粗大字——《关于联盟内高等级及以上向导绑定哨兵反标记研究报告》。


吴邪低头看了看这个标题,然后抬头看张起灵,又低头看标题,抬头看张起灵,终于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张起灵,颤抖着开口:“所、所以,是你标、标记了我?!”


重点全不对。张起灵将文件翻到最下方,划出一行红字:“反标记会使被标记哨兵变异,你现在需要去特战总部做一次身体检查。”


吴邪:“所以,根本就是,你占、占了我的,便!宜!”




#原以为是娶到了便宜媳妇儿,没想到是被娶了……#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