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夺神(24)

T_theresa:

瓶邪同人文本《物语系列》印量调查→点我点我呀~


有兴趣就看看吧


++++++++++++++++++++++++++++++++++++++++++




(24)


在方片和红桃的病房里,黑瞎子蜷着腿坐在陪护用的椅子上,手里捏了一柄小刀削苹果,细薄均匀的苹果皮打着圈,从头到尾没有断。


方片,本名解雨臣,也跟吴邪一样是二世祖,不过他家情况复杂,因为家族血脉不丰,基本上家族势力都被架空了。他自己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出任家主,然后玩了一手金蝉脱壳,改了名字叫解语花加入了间谍部队,仗着能力突出一路往上走,一直走到被特战队相中。


人称花儿爷的解雨臣,毫不客气地把黑瞎子辛苦削了半天的苹果抢过来啃了,然后问:“这一次上议院几个老鼠能量挺大的,最长的手都伸到塔里去了。已经做掉了?”


黑瞎子还在为自己那可怜的被花儿爷啃了的苹果哀悼,漫不经心地回答:“不做,留着过年啊?哎你手又没断,要吃不会自己削啊!”


“少废话!吃你个苹果怎么了,小气巴拉的。”解雨臣继续吃得心安理得,“也不知道留个活口问点而消息出来,果然野路子出身就是不专业。那谁,他不是绑定了哨兵了嘛?怎么还是一天到晚不见人影儿,鬼鬼祟祟搞些什么呢?”


正好这时,临床的红桃霍秀秀醒了:“小花哥哥,人家那不叫‘鬼鬼祟祟’,那叫‘神神秘秘’。女神可是我偶像,你别背地里说人家坏话啊。”


黑瞎子重新从床头柜上的果篮里扒出一个苹果,咻咻咻几下削好皮,还在这眨眼之间雕了个小兔子的造型,狗腿地捧到霍秀秀身前:“小红桃啊,哥哥我辛辛苦苦给你削的苹果,就被那霸王花半路劫了去,你说,他是不是讨厌?”


秀秀吃了苹果,对着黑瞎子眨眼笑道:“小花哥哥想吃苹果,应该让我来削的,真是对不起,以后就不麻烦叔叔您了。”


黑瞎子:“……”


解雨臣:“看你这老流氓臭不要脸的,作死作到我秀儿面前,傻了吧?”


无限尴尬蔓延中,黑瞎子还是一点儿不觉难为情,他站直了身子,看着躺在病床上断了腿(骨折)的解雨臣和脸色苍白如纸的霍秀秀:“不开玩笑了。哑巴他准备去慷慨赴死了,把你们遇到的情况说说。”


霍秀秀和解雨臣相视一惊。


霍秀秀道:“那个干扰波算是无差别攻击,针对性没有想象中的强,但是干扰度非常强。如果不是小花哥哥当时就在我身边,我也只是接触了一瞬间,恐怕链接都会断了。”


解雨臣补充:“当时秀秀的精神力是瞬间紊乱了,从里往外攻击她自己的脑域。但是干扰波暂时对哨兵没有影响,我的行动和异能都没有问题。”他说到这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但是如果当时秀秀和我的链接断了,我可能就废在那儿了。”


黑瞎子抬手按住耳边一个小小的黑色按钮:“哑巴,听见了么?”


——“和我预计的差不多。”


张起灵把微型通讯按钮从耳边摘下来,动作迅速快而不乱地洗漱,然后推开洗手间的门。他自己的卧室是十分干净的,但也简单到极点。然而这洗手间外的房间却是吴邪的卧室。


不算宽敞的床上,吴邪睡得身都不翻,盖在他身上的丝面薄被随着胸膛起伏的频率慢慢垂落,露出布满吻痕的小半边胸膛。张起灵走过去,把被子拉起来重新给吴邪盖好,然后看了看时间,还没有到叫吴邪起床的点,就放着让他睡,独自一人离开了卧室。


霍秀秀对黑瞎子所说“慷慨赴死”的说法很在意,在她看来,只是血样流出去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造神”想用血样克隆出另一个“女神”,但是精神力这种到现在为止人类都没有摸透的异能力,能不能成功都是两说。


“女神不会这么简单就出事的,一点点血样能成什么事儿!”


而她的哨兵解雨臣却并不乐观,沉声道:“那如果那份血样是塔收集的脊椎血,而‘造神’的目的也不是造神,而是弑神呢?”






#差点儿把小红桃打成小桃红……还有什么女神不会轻易狗带……我脑袋里都是些啥玩意儿= =#


#咳咳……低调啊……多等会儿#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