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吴邪虐狗超私密笔记(9)

T_theresa:

《物语系列》通贩地址,不来一本么(づ ̄ 3 ̄)づ


======================================






(9)


最后救了我们的人是我二叔,但同样也是二叔烧掉了我男朋友的房子。他最后只给我留了一张照片,似是而非地说了一些解释。我听得半明白半糊涂,到底还是不太懂。


我二叔直说他是看了我发的邮件,知道以我的性格,多半会为了我男朋友去做蠢事,他不管我这个,但是告诫我不要陷得太深。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深陷,我二叔没有成家,跟他解释自己爱人出了事的焦急心态根本没有用,他是不会理解的。好在他似乎并没有强硬地反对我和闷油瓶在一起的这件事。


我男朋友和胖子重伤,刚出来就被潘子以及我二叔的手下送去了外面的大医院。我急着去看他们,只在村子里留了几天,恢复了体力就赶了过去。而我二叔却还要在村子里留一段时间,似乎有别的事情要处理,他问过我是不是也留下来,我果断拒绝了。


天大地大没有去看我男朋友事大。


病房是阿贵和云彩给我带的路,一路上那医生反反复复跟我说两个人都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我还是不怎么放心。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好了也不代表不会有后遗症。好在医生也跟我打了包票,说他们身体素质都好得很,后遗症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我首先看见胖子,他已经又胖了回去,丝毫不见在矿洞中困了大半个月没吃东西,然后又在鬼门关前逛了一路的样子。我差点当场落泪,但是胖子看见云彩有些兴奋,欻欻几个笑话接连讲下来,把我的一点伤感全都给憋了回去。


我们和云彩那小丫头围在一起搞分析,都摆出了福尔摩斯的架势,把这次的发现抽丝剥茧细细分析,寨子地图经胖子的手画了几笔,就成了我男朋友纹身的图案。为了确定这的确就是我男朋友的纹身图案,我们还强行把我男朋友按在病床上,用热水袋烫了他的胸部。


云彩一直在旁边偷笑,用眼睛在我男朋友身上来回吃冰欺凌,我也没有办法,毕竟是干正事。虽然我可以秒认出那地图的图案绝对没错,但是解释起来很麻烦。我总不能大庭广众地说,我看过我男朋友的纹身无数次,而且有时候还爱照着线条在他胸上比划吧。


我男朋友和胖子在医院住了两周。一周住满的时候医生就说可以出院了,但是我硬压着他们多住了一周,以保万无一失。期间就是我全程陪护,云彩那姑娘到底还是不方便的,只开始住了一天,中间给我们送换洗衣服来了一次。


因为没有旁人,胖子也就放开了打趣我和我男朋友的事。主要就是笑我之前和我男朋友在玉矿洞那里“生死告别”,每每一说还要学我当时的语气,学又学不好,一张口就开始笑场。他说当时他其实还有些意识,偏偏就被人当了空气,也没人去问问他有没有什么遗言。


我也就笑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就算有遗言也没人可以留。


其实有时候人就是矫情。在生死的紧要关头,什么真心话都能说出来。我现在还能回想起我男朋友看着我,笑着说他舍不得我的样子。平白无故说这种话只会让人觉得肉麻,但是当时就是能自然地说出口。


我悄悄避过胖子,让我男朋友再说一次,他就怎么都不说了,最后被我缠得不行,只好捧着我的脸上下左右各奖一个亲亲,十分敷衍。由此可知我男朋友失不失忆,性格都不会怎么变化,内敛得很,让他奔放一点他都害羞。


出院以后,我们又回了巴乃。


我们原是打算在巴乃找更多的信息,没想到遇到了阿宁的老板裘德考。此人在我爷爷的笔记中是个大奸人,十分坏。我男朋友临时使了个坏坑了他们一把,大快人心,我光是鼓掌就鼓了好几分钟,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我们在巴乃商量了一个计划,分头行动,我要负责收集资料。这个过程中把我男朋友带在身边不现实,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又不放心,我只能再次把人托付给胖子。胖子前一次帮我养他就出了岔子,这一次分开前,我交代了很多注意事项,把胖子都说得烦了才放他们离开。


有了牵挂的人就会变得啰嗦起来,我以前总嫌我妈烦,估计胖子也是这样嫌弃我的。


我也是第一次独自实行这么具体的计划,先是自己在家里谋划了几天,然后去了长沙查找信息。事情证明,一旦不是跟打打杀杀跑跑跳跳的事情相关,我就能够做得很出色。


由样式雷的地图牵扯出了老九门的另一家——霍家,我决定直接去北京。


出发之前,把家里一套年前就给我男朋友量身定做好的西装包着一起带了过去,好给我男朋友穿着撑撑面子(也是给我撑场面嘛)。


这一次我男朋友住在胖子家养得挺好,瘦倒是没瘦,就是怎么看着人傻了一点。胖子说可能是因为他做生意去了,留我男朋友一个人呆着发呆发得多了。我就骂了胖子两句。


晚上跟我男朋友说话,知道他并没有痴呆。我就跟他说,平日里无聊没事做,也要多看看电视或者看看书,动动脑子免得人变傻。他被我严肃的语气逗笑了,又马上也非常严肃地点头答应我。


胖子坐在一边,故意把电视声音调了特别大,然后嚷嚷说他根本听不见。


我们第二天去了新月饭店,主要目的是为了会一会霍家的那位老太太,但是半路阴错阳差点了天灯。


点天灯旧些时候都是贵族公子哥泡妞的大招,我肯定是没那个钱干这种奢侈的事的。不过事已至此,我不能在霍老太面前怂,只好强撑。这期间我男朋友按了我的肩膀,好歹给了我一些安慰。胖子也十分给力,真的是当了一回孙大圣大闹了天宫一番。


虽然场面是混乱了一点,但是最后还是撑过了和霍老太约定的时间。我男朋友半路去砸了人家拍卖的玻璃柜,拿了拍品研究起来。我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想起了一些事。


我男朋友的记忆在慢慢恢复,很慢,但一旦有了关键的东西刺激,他就能想起来。所以那个玉玺就是一定也要带走的了。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我们逃到半路又和饭店拍卖行追来的人混战了一次。说是混战,其实我在里面也就光挨打了,反击的次数实在少得可怜。要知道在此之前我打过最大规模的群架,还是初中时候的斗殴,那种两方人马对骂许久然后推搡一阵就完事的群架。


我男朋友,在此之前我就说过,他是很能打的。没有这些复杂的事之前,我见过他出手秒杀了公交车站扒我钱包的小偷,在人民群众一片叫好声中,打得那扒手哭爹喊娘。这一次更是凸显他战斗力爆表。他对上墓里面的怪物时都是杀招,受环境所限也没有打出过章法,这回和人对上,来去的招数都十分专业。我觉得如果在他身上吊个威亚,配合上“轻功”效果会更加酷炫(后来我回去跟他这么说,他告诉我,如果不是大街上人太多,其实不需要吊绳子也能飞起来)。


我们跟着霍老太的孙女霍秀秀去了霍家大院,那种老式的底蕴深厚的老北京四合院,处处都能显示出这家富贵之气。想我自己也是老九门吴家的后代,却周身除了我男朋友就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深感家族落没。


刚开始和霍老太兜圈子时,我男朋友和胖子为了避嫌,就在院子里等着没有进屋。但是到我把话说完,那老太太突然问我,那个身上有麒麟纹身的人在哪里。


我心里一跳,还以为这次歪打正着,直接找到我男朋友老家了。


没想到那地位极尊贵的霍老太,在看了我男朋友的右手之后,第一反应是对着他跪了下去。表情虔诚肃穆,好像她是在跪拜一尊佛。


我男朋友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比常人长一寸,有名的发丘中郎将的标志,特征十分明显。霍老太的反应很明显就是知道我男朋友的身份,不仅知道,而且还有些渊源。


霍秀秀因为她奶奶跪了,也只能跟着跪。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重了。


我第一次遇上这种事。看着我男朋友的侧脸,发现他的表情还是没变,并不为一位身份贵重的老人向他下跪这件事所动。他这个样子让我都有了莫名的压力,腿一软也差点给他跪了。


只是我男朋友扶住了我,他对霍老太太说,他不相信她。


我男朋友只信我。他能为我不顾性命,也能放弃近在咫尺的答案,他让我带他回家。




#光走剧情不好玩,多添加一点脑洞,详细剧情请去看原著,真的,超甜!#

评论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