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k莫 世态炎凉,连这寸头都是凉的(甜)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讲黄段子的牛仔裤又来了


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一个电台深夜档情感故事


系好安全带,走


——————————————————


郝眉的印象中,ko一直都是寸头,而且是雷打不动的3cm+,每次长到4cm,ko就会马上剃掉。




ko用的是一支小巧玲珑的电动理发器,这东西从走后门第一天起就跟着ko搬进来了。理发器是极其鲜艳的紫色,俗称基佬紫。郝眉经常嘲笑ko这支理发器像发廊里面穿紧身裤的tony专用,心里却觉着这个紫色透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寸头是土了点,不过寸头也有寸头的好处,每次在床上,ko短短的,硬硬的头发缓缓蹭过郝眉的脖子,胸口,大腿,还有亲兄…的时候,美人只能仰头喘息,小声求饶。




某天晚上,一场激烈的妖精打架后,美人懒洋洋趴在ko身上,一下下戳着ko的胸口,问了一个酝酿已久的问题。




“ko,你为什么一直留寸头啊?”




ko一愣,认真地想了想,“意义重大”。




可接下来郝眉再怎么追问,ko都不肯说了,大手移到郝眉腰上轻轻挠着痒痒,企图转移恋人的注意力。




郝眉咯咯直笑,奋力挣脱魔掌,捧着ko的脸提议道,“这么帅的脸留寸头简直暴殄天物,明天你眉哥我带你换个发型吧!”




ko一口拒绝。眼见郝眉就要发脾气,ko一个翻身,成功堵住了恋人的嘴。


——————————————————


郝眉的脾气一来一去,通常就是一瞬间的事,入睡之前就想通了。ko以前是个大厨,天天泡在油烟里,留寸头当然是最方便的了。有人追求新鲜,当然就有人念旧,恋人已经形成的习惯,即使是热爱新鲜事物的郝眉也不会强求对方去改变。




直到第二天,美人在ko电脑一个很隐蔽的文件夹里挖到了一张旧照,才发现自家恋人也是留过寸头以外的发型的。




照片中的ko头发很长,斜刘海盖住了一边眉毛,由于发质偏硬,整个发型蓬松得有些炸裂。




“哎?这个,当年不是很流行来着,叫什么杀……杀马特!”




郝眉把大腿都拍疼了,又不敢笑出声,十指连动,飞快地把这张图发到了自己邮箱里,并抹去了所有操作痕迹。




省状元郝眉可是个技术流,这事做得也算天衣无缝,ko不刻意去查也不可能发现。直到后来ko工作间隙上洗手间,路过郝眉的位置,看见郝眉正在讨论组发消息。




这个讨论组叫“帝都没有沙尘暴”,里面只有美人,愚公,猴子三个人。当时郝眉不知在里面说了什么,愚公和猴子接连发了同一个表情包。




ko无声靠近郝眉,终于看清了表情包。图中的男人一身黑色衬衫只扣了三个扣子,领带歪斜,双臂张开手掌朝上,手心各捧着一把火。胸前赫然是三个大字,“玩火吗”。




男人的脸明显经过技术处理,因为那是ko自己的脸。




当天到回家,ko就跟美人玩起了火,大火掠过玄关,饭桌,落地窗,卧室,最后烧进了浴室。




美人泡在水里奄奄一息,感受到恋人身下再次升腾起来的火苗,嘶声大喊“照片是愚公p的,不是我!”




ko十分满意,给主动坦白的主犯减了刑。把主犯抱回床上后,又把从犯的四六级英语复习资料重新“整理”了一遍。


——————————————————


入睡前,美人迷迷糊糊地缩在恋人怀里,小声嘀咕,“那个杀…发型不也留过吗,为什么就只留寸头了呢?”




ko的视线越过郝眉凌乱的发梢,落在了床头柜上那支紫色的电动理发器上,想起了一些已经很久没想起过的,算不上愉快的往事。




做厨师前,街边摆摊,饭店洗盘子,网吧当网管,能想到的ko几乎都干过。




十四岁的时候,ko在街边摆摊卖玩具,摊子上大多是一些便宜又可爱的娃娃,色彩缤纷,对路过的小女孩吸引力很大。ko生意算不上多好,也算不上多坏,一天两顿,5块钱的盒饭里也能有菜有肉。




某天,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叔蹲在摊子前面,说要给自己的小女儿买个生日礼物,让小哥给推荐一下。ko给大叔推荐了一只乳白色的小兔子,鼻头粉嫩,娇憨可爱。那单生意ko收了14块,比平时便宜了一块,把身上所有零钱找给了大叔。




买晚饭时,盛盒饭的大婶把一百块假币扔到ko身上,一边骂着“要不是看你还小就报警了”,一边收走了盒饭。




ko饿了几天肚子,但也没往最坏处想。那天大叔摸着自己的头说“小哥长得真俊”的样子,很像脑海中已经面目模糊的父亲。直到后来ko换了一个地方摆摊,再次偶遇了那个大叔。最近生意不太好,ko犹豫了一下,还是拦住了大叔,问他可不可以把那天错用的假币换回来。




大叔面目狰狞,掀翻了他的摊子,嘴上骂着“小骗子”,作势要打他,被同行的同事劝着拉走了。




ko不知道除了他早早过世的,老实巴交的父母,世上到底还有没有善良的人,他只知道自己很饿,于是他决定以后要做一个不那么善良的人。




不善良的人报仇,十年未晚。






后来做了厨师,后厨满是油污,ko留起了短寸,手上也有了些余钱。只是过惯了有一顿没一顿的节俭日子,头发长了,随手拿把剪刀自己解决就好,手法也越来越娴熟。




认识莫扎他的时候,ko已经是著名黑客ko。白天在后厨重复着机械的翻炒动作,晚上不是陪莫扎他下副本,就是穿行在灰色地带。




那个傻乎乎的女天医瞒着他做了一个月的任务,得了一把独一无二的弓送了他。弓是极其鲜艳的紫色,放招时箭上环绕着粉色的特效,要不是用在本来就妖艳的花箭身上,这装备简直过分艳俗。但ko再没换过武器。




又一个穿行于灰色地带的深夜,ko无意中触及一个工资账户,记忆中大叔衣服上工牌的信息让他想起了饿着肚子睡不着觉的夜晚。ko十指在键盘上快速敲打,很快到了最后一步,那把发招时漫天都是粉色光芒的神级装备猝不及防闯入脑海,让他无法再进行下去。




他依然不知道现实中有没有善良的人,但他知道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有个人给了他十四岁之后就没感受过的善意。




可是这个人忽然消失了。




透过屏幕第一次触碰到她现实生活中的面貌,ko才发现莫扎他原来真的是“他”。许多在游戏中理不清的情感,那一刻都有了解答。他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刘海已经盖住了其中一边眉毛,整个头蓬成杂乱的一团。同莫扎他打怪以外的时间里,ko几乎都在接活赚钱,拼命养活两个游戏角色养活自己,原来已经很久没动手剪过头发了。




ko花光了钱包里大半现金买了一支紫色的电动理发器,把头发剃回短寸,带着寥寥无几的行李买了去帝都的火车票。坐在硬座上,他忽然想起了饭店老板娘经常播的那首歌,却怎么也记不起那个香港女歌手的名字。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




歌词果然都是假的。剪短了头发,剪不断牵挂。


——————————————————


郝眉久久没听到回答,抬头发现ko在走神,不满地蹭了蹭恋人肩窝。




ko回过神来,轻吻郝眉额头。这些不愉快的事又有什么必要告诉他呢。




郝眉在一个充满善意的环境下长大,理所当然善意地对待整个世界,ko宁愿他永远不知人间疾苦。他的小恋人很坚强,打篮球摔断了腿也没流过一滴泪,但也很心软,看到楼下花坛里冻死了的小猫都要掉眼泪,ko不想让他掉眼泪。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在床上,哭就是爽,不要就是要。




于是ko只告诉郝眉,理发器意义很重大,它存在的时间同喜欢郝眉的时间一样长。




郝眉扒拉着ko长了一丢丢的头发,沉默了几秒,忽然捧住ko的脸大声宣布,“以后你的头发,就包在眉哥身上了!”




郝眉第一次帮ko剃头发的时候,手一抖,ko的右耳上方就秃了一块。




郝眉又羞又愧,本来兴致勃勃的脸都耷拉下来。ko什么都没说,圈紧了美人的腰,头埋在小肚子上蹭了又蹭。




世态炎凉,自己剃头的时候,连这寸头都是凉的。




只有你帮我剪的时候,才有了温度。


——————————————————


结果郝眉趁ko睡着的时候,抄起修眉毛的小剪刀把ko头上秃的一块弄成一个星形。




这款2016年最潮发型被全公司上上下下轮番嘲笑了好久。




对于这种幼稚到极点到行为,ko心中又气又好笑,歉疚果然都是假的,这人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于是ko在公司被嘲笑了多少天,郝眉就在家里被收拾了多少天。




直到ko终于良心发现,戴上了帽子。




可郝眉这个人缺点多多,除了好了伤疤忘了疼,他还挺记仇。ko头发再一次长出来的时候,郝眉舞着基佬紫理发器刷刷地剃着ko的头。ko正捧着电脑专心码代码,抬起头望向镜子的时候,自己已经是个光头了。


灯光照耀下,蹭亮蹭亮的。




当晚ko就把美人按在床上,用娴熟的剃头手法,把郝眉的亲兄弟剃成了光头。郝眉哭着想起了那个成语——光阴似箭。


——————————————————




隔天,致一的男厕里,愚公见自家好兄弟小个解也要进隔间,条件反射地调戏起来。




“小美人,知道你年纪一把发育还不完全,哥哥我也不是没见过,不用非要进隔间吧?”




郝眉一反常态,不但不反驳,还涨红了脸,“去去去,要你管!”




“嘿,你害羞个毛,咱们都共浴过了,你全身上下什么地方我没…”




忽然间汗毛倒竖,调戏戛然而止,愚公一回头,发现ko站在厕所门口,面若寒霜,光头蹭亮蹭亮的。




愚公撒腿就跑。






ko挑眉,“全身上下?”




那天似乎有什么奇怪的声音,隐隐约约从厕所里传出来。




自此之后郝眉上厕所,都去的隔间。


——————————————————




省状元郝眉可是个技术流。从第三次开始,郝眉的剃头技术便出神入化,再也没手抖过了。




某天晚上,美人把ko按在床上,挥舞着基佬紫理发器,嚷着要给ko来个光阴似箭。




ko深深注视着小恋人,“你确定?”




郝眉一脸疑惑,“为什么不确定?”




“我没意见”,ko倚在床头微微一笑,“但是光了,一开始长出来,会刺人。”




“!”







所以ko努力赚钱养老婆的日子,八百年前就开始了,老婆跑了又怎样,最后还不是乖乖回来给我养


每次听人家讲黄段子,都感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什么光阴似箭


还有昨天看见的许仙是草莽英雄,真一个个的都是人才


光阴似箭的过程?


我这么纯洁的小天使,怎么会知道








评论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