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七年到底痒不痒(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我去致一这么快就七周年了啊,老了老了啊,为毛老子这么老了,身边还没个妹子呢?”猴子躺在靠椅发问。


愚公呵呵讽刺一笑:“那是因为咱们致一的妹子都是腐女,只看到的到郝眉和ko这对夫夫,看不到咱们这些大好的青年。”


“这都要怪谁啊?”


愚公很认真的计算了一下:“老三!”


“嗯?不是应该怪眉妹吗?”


愚公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模样说道:“你还是太年轻啊,知不知道当时是谁把ko招进来的?又是谁给眉妹和ko单独相处的机会的。还有,最重要的是,是谁给那两个人特权在公司里面有单独的办公室的?不就是怕咱们打扰到他们嘛。说来说去,这都是老三的阴谋。”


愚公义愤填膺。


猴子恍然大悟。


坐在两人身边的妹子听不下去了:“所以说你们和肖奈师兄的智商差就差在这里。”


 


两人回头。


 


妹子指了指郝眉和ko的办公室:“我可是见识过ko前辈的黑客技术的,那绝对不是咱们老大能打得过的。还有,老大秉着公司至上的情怀,自然是能让ko大神多留一会是一会。”


妹子拍拍桌子:“留住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留下一个人的心,咱们老大不过是做的顺水人情,真正想要和美人师兄在一起,并且想要单独相处的是ko师兄好吗?”


 


“……”


“……”


 


愚公结巴了半天才道:“其实……也怪你。”


“啊?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愚公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女生有个群,走了的那些实习生都在里面!!你们聊得是什么我都看到了!”


“靠!你偷看老娘手机。”


愚公百口莫辩:“是它自己亮起来,我正巧看到,不能怨我!”


 


妹子色眯眯的笑起来:“偷偷告诉你们两个一个秘密。”


“什么?”两人凑过脑袋。


 


“ko师兄也在群里。”


 


“啊?!”两人呆若木鸡。


 


妹子卷着自己的头发:“他主动要求的,说是要收纳每天我们偷拍的他和郝眉师兄的照片。我也没办法,谁让ko师兄爱的深沉。”


 


“你们每天都偷拍?”


“额……”


 


郝眉和ko穿着同款不同色系的衬衫姗姗来迟,一看到那三人就立刻笑着跑过来:“聊什么呢?”


“聊改革开放呢。”妹子拿起身边的相机,随嘴答道。


 


今天是致一成立的七周年,微微组织全体员工去酒店举办party。


愚公猴子妹子外加郝眉ko坐在一辆车上,愚公嘴贱问道:“我说你们两个在一起也快七年了吧。”


郝眉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嗯,快七年了。”


Ko点头。


猴子没长心说:“都说七年之痒,你们两个是不是该痒一痒了?”


愚公侧过头去不理会接下来发生的悲剧。


妹子靠在一边举着相机默默的看好戏。


 


郝眉一脸无所谓:“我说大哥,能不能盼我一点好?我们两个碍着你了啊,这么咒我们?”


猴子哈哈大笑:“我就问问,老三当年我也问了。”


一直沉默开车的ko转了传方向盘,郝眉往ko身上靠了靠:“所以呢?老三是怎么回答你的?”


猴子说:“他给了我一叠文件,让我去工作。”


 


愚公暗笑,果然……


肖奈的方式简单直接。


 


就在众人看笑话般看着猴子的时候,ko沉沉的开口了:


“我们细水长流,七十年才痒。”


 


愚公愣住了。


猴子僵住了。


妹子录音了。


 


你问郝眉?郝眉在一旁,是得意笑又得意的笑。


 


老夫老夫的,生活嘛,依旧还是要有点情趣。


 


Ko侧过头去看郝眉此刻的满意的表情,自己心里也说不清的满足。


嗯,七十年再痒一痒,到时候就是另一种情趣。


 


Ko和郝眉去停车,停车场里满是商标各异的车子。


郝眉指着一辆越野道:“ko,咱们买辆越野吧,你不是一直想去树林里面玩玩?”


“嗯?嗯。”


“那是宝马最新的车型,还挺好看的啊。”


“嗯。”


“那是兰博基尼吧,还有这个颜色的?”


“嗯。”


 


郝眉不满的回头:“你别光嗯啊,发表一点意见。”


Ko停好车,下车搂住郝眉:“咱们都买得起。”


郝眉挑眉:“现在硬气了啊。有存款的男人了不起?”


“都在你那。”ko指了指郝眉的口袋。


郝眉搂住ko的脑袋,在侧脸狠狠的亲了一口:“废话,咱们一家的。”


“嗯。”


“下次我妈给你红包,你表现的开心点。”


“嗯。”


 


两人乘上电梯。


Ko看着层层上升的楼层和不断增长数字,拉住郝眉放在一旁的手,认真的说:“郝眉,我们要个孩子吧。”


郝眉转过头有些吃惊ko方才的发言:“啊?”


“爸妈会催,你们家总要有个后代。”


 


郝眉只觉得自己身后全是冷汗,他回握住ko的手:“不是你们家,是我们的家,ko,你不是外人。”


“嗯,我知道。我只是……”


“孩子不急。”


 


郝眉摸了摸ko眼角的纹路:“我自己就是个孩子,还需要你照顾,再来一个,你活不活?再说了他来了之后和我争宠怎么办?”


Ko点头:“你知道不会。”


“我心里会不舒服。”郝眉脸都鼓起来。


Ko看着面前三十左右的人,脸和心智确实和他的年纪不服,ko听见郝眉含糊道:“我这么喜欢狗的人,都不喜欢狗来咱们家和我争宠,你觉得我会愿意让一个孩子来咱们家吗?所以……你就安安心心的宠着我就ok,嗯?行不?”


“嗯。”


 


郝眉看穿ko的心思:“我爸妈很放心你的,也很喜欢你,都快超过我了,你知道现在像你这么会疼人的人太少太少,所以,我妈都说我命好,才遇上你,现在想想我真的超幸福。哈哈哈哈。”


 


两人出了电梯,郝眉回首看了ko一眼:“我觉得我们就算七百年都不一定会痒。”


Ko把人拦腰抱住:“活不了那么久。”


郝眉心情大好:“那就向天再借五百年。”


Ko被他的笑容感染,自己也笑起来。


“ko,这种氛围,又没有外人,是不是表示一下。”


这方话音刚落,那方就吻了下来。


 


角落里,愚公猴子无奈的看着妹子。


“别拍了……走吧。”


 


“不行,万一ko师兄晚上找我要,我叫不出来,他丫的黑我电脑怎么办?”


“……”


“……”


 


果然是爱的深沉啊。


END

评论

热度(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