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柯TJ] Christmas Is All Around

枫糖浆:

设定:圣诞小精灵Curtis×正常人类T.J
※小甜饼。我真是越来越有毒了(。
——————————


  如果真的有重新选择的机会的话,T.J会决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谨言慎行。


             


  T.J发现他时外面还在下大雪,他刚布置完客厅里那棵看起来麻烦得要死的圣诞树,独自居住就这点坏处,他把所有需要挂在树枝上的装饰物都堆在了凳子底,不得不每次都要跳下凳子去拿那些小玩意。


  这个圣诞夜和往年一样,T.J驾车去了居住不远的Elaine家里参加家庭聚会,Douglas和Anne带着他们刚出生的孩子也到场了。Elaine做了她拿手的杏仁布丁,在给家庭成员们盛玉米粥时,Margaret和T.J在餐桌底下偷偷分享了一杯果酒。


  “我去年已经够糟了,导致我都不敢拆那张圣诞卡。”T.J在家人们相继谈论新的一年计划时说,嘴里被姜饼塞满了,说话有点含糊,“所以与其让我相信新的一年一切会好起来,我宁愿相信圣诞小精灵确实生活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并且会千里迢迢到我面前来。”


  “别那么悲观。”Douglas切下一块烤火鸡肉,说,“试着对自己有点信心。”


  “好吧,好吧。”T.J敷衍地点头。


  晚餐刚开始时就下雪了,T.J撩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的情况决定先回家比较好,否则雪积在地上会形成冰,而没人愿意在圣诞夜的钟声中出来往道路上撒盐。


           


             
  T.J往烤箱里放了一排姜饼小人,又放了一块果仁馅饼。随着温度的升高已经有香味溢了出来,空气里的果仁、奶油以及糖浆香气随着暖黄的灯光起舞。旁边的编篮里铺着一层油纸,上面摆放着小杏仁饼和胡桃饼,还有一杯蛋酒。


  一个人的圣诞节也得过的像模像样。T.J从厨房出去时端着那杯蛋酒,轻轻地把杯沿与大理石厨台碰了一下,小声说:“敬我糟糕的今年以及希望不会更糟的下一年。”


  装饰圣诞树是T.J最不喜欢做的事情了,甚至比编花环挂在门口还要令他不胜其烦。Elaine在圣诞节时总是喜欢让家人们和她一起编花环,这简直是除了清洗餐具外另外一个让她无比热衷的、无聊的、根本没什么必要的爱好。


  他拿出几个铃铛,挂在树枝上,然后试图将最大的金色星星安在圣诞树顶端。开着的电视正在播放应景的圣诞歌曲。在跳下凳子去检查最后的结果时,T.J听到窗户那边传来开合声,声音足够小以致于T.J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T.J走到窗边检查了一下,有几只鸟从窗檐上拍拍翅膀飞走了,积的雪层上留下了几个小小的足迹,很快又被新的雪粒覆盖住。T.J摇摇头觉得自己真是太过大惊小怪,走回去将最后一串雪花状的装饰物挂在了圣诞树上。


  他订购的频道开始播放Love Actually,他的兄弟Douglas爱极了这部电影,并且对“只要每年圣诞夜看一遍总会遇到真爱”这句话深信不疑。T.J当然一点也不相信,他陪着Douglas看了快十遍这个电影,硬生生地从二十岁看到了三十岁,也没见有什么真爱出现。


  T.J将厨房里已经做好的点心拿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准备犒劳一下自己。前两年他经历了该死的情感挫败和快要让他精疲力竭的戒断反应,现在到了圣诞节,他值得所有洒满糖霜的姜饼人。


  以及边缘处有点烤焦了的馅饼。


                  


            
  当电影里的歌手第三次唱错了《Christmas is all around》的歌词时,T.J把手伸向了桌子上的苹果。然后他发誓看到了一个黑影迅速地藏到了另一个苹果后面。


  T.J迟疑了一下,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地拿走第二个苹果。这一直持续到最后一个苹果。T.J把它们都堆在一旁,彻底看清了那个黑影。


  那是一个人。准确的说,是大概比两个苹果垒起来的高度要矮一点的人。T.J被吓了一跳,论谁看到这种情景都不会保持内心平静的。他一度以为自己出了幻觉。


  T.J和小人面面相觑了几秒钟,T.J冷静地站起来,压抑着疯狂跳动快要到达峰值的心跳,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冰凉的水把他冻得一哆嗦,用毛巾擦干净后他对着镜子眨了三次眼睛,顺带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才重新坐回沙发上。


  小人依旧在那里,只不过从一脸警惕地站着变成了坐在他倒扣过来的小茶杯上。


  T.J不知所措地打量了他一会儿,那个小人眉头紧皱着,有浓密的络腮胡,戴着一顶棉线帽子,穿着黑色的棉外套,里面层层叠叠的毛衣和衬衣,腰间还别了一把小小的斧子。大概和折了一半的牙签差不多长。


  “请问你……我是说……”T.J有点紧张地打破了沉默,他斟酌着用词,“……是什么物种?”


  小人好像怔了一下,紧皱的眉间渐渐舒展开,他的声音有点小,但听起来很有威严,说:“我是圣诞小精灵。”


  “什么?”T.J愣住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也出了什么毛病。


  “圣诞小精灵。”对方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遍,腰间的小斧子随着他的动作碰了一下茶杯的杯身。


  “这玩意儿真的存在?”T.J不可置信地低声喃喃,“老天,这到底在发什么疯?”


  对方不理他了,坐在倒扣的茶杯底座上盯着上面复杂的花纹。


  “抱歉,我非常好奇,你怎么找过来的?”T.J问,“难道你是来代表圣诞节征税的吗?”


  “你许愿让我过来,所以我就来了。”小人说,“Nicholas(圣诞老人)会满足每个孩子的愿望。”


  “我已经能喝酒超过八年了。”T.J翻了个白眼,将信将疑地说,“难道圣诞老人还会满足三十岁的成年人的愚蠢愿望?”


  “在Nicholas那里每个人都是孩子。”小人沉默了一下,回答。


  T.J这才想起来在家庭聚会时自己的那句无心之言。小人的棉线帽子上有雪融化的水渍,T.J将热苹果汁推了过去,在小人无动于衷时才意识到他根本没办法喝这么大杯果汁。


  T.J只好去找了一个干净的料理瓶,非常小,完全能满足小人把它拿起来喝掉里面的果汁的需求。小人抬起头一本正经地对T.J说了句谢谢,抿了一口果汁。


  “我是Thomas Hammond,很多人都叫我T.J。”T.J在对方喝果汁时充满真诚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擦了擦胡子上沾着的果汁,伸出手,说:“Curtis Everett。”


  “你们还有姓氏?”


  “有。”Curtis简简单单地点了下头,没有说更多的话了。


  T.J将电视的音量调小,看着沉默的Curtis,说:“每个圣诞小精灵都像你一样沉默寡言且看起来不开心吗?”


  Curtis有点疑惑,习惯性地皱眉,客观的说:“我不太擅长应付这些事情。Edgar会亲切一点。”


  “Edgar?”


  “另一只圣诞小精灵。”


  T.J拿起一块姜饼人,咬在嘴里,然后把另一块姜饼人掰开,递给Curtis,对方看起来并不太喜欢吃这些,咬了一口就放在一旁了。


  “你为什么要躲在苹果后面?”T.J状若闲聊般地问。


  “我还没想好开场白。”Curtis说这个的语气就像在谈论应该给哪几个洲减轻税负一般严肃,“和孩子相处总是很烦。”


  T.J想起了Douglas家那个不足五个月、哭闹随心所欲的小家伙,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的确。”


  好吧,T.J觉得比起和总是尖声大哭的孩子在一起度过圣诞夜,与Curtis聊天显得要好多了。


  “再次重申,”T.J摇了摇手指,“在人类世界里,我不是小孩子了。”


                     


                
  在大多数时间里Curtis都是沉默的,T.J也不刻意地去找他聊天,那个圣诞小精灵看起来总是有很重的心事,T.J在看电视的余光里瞥到他时,忍不住想对方如果是人类的体形会多么英俊。讲实在的,Curtis看起来身材不错。


  “所以花仙和牙仙也确实存在喽?”T.J漫不经心地问。


  Curtis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低沉,他说:“花仙总是忙于和蜜蜂打架,而牙仙脾气很坏。”


  “比你还坏?”T.J挑挑眉,笑起来,舌尖习惯性地舔唇,嘴角上扬。


  Curtis看着T.J,从他积堆笑意的眼尾细纹开始,灰蓝色的浅色虹膜在灯光下有种清澈的感觉,然后就像没休息好一样的黑眼圈,最后落在红润的唇上。T.J是看不出年龄的,少年感太浓,美好而不自知。


  “嗯。”Curtis说,“比我的脾气还要坏。”


  “我开玩笑的,虽然你总是看起来不高兴,但人还不错。”T.J歪歪头,“所以你腰间的斧头是干什么用的?”


  Curtis摸了摸斧头的手柄,解释:“撬窗户用。”


  “……”这下T.J知道那个窗户的异动是因为什么了,他干咳一声,“圣诞老人不是一般都走烟囱吗?”


  “那是Nicholas个人爱好,他喜欢壁炉。”Curtis说,“小精灵们都是走窗户。”


  “所以你来到我家只是为了看看我,告诉我圣诞小精灵这个物种确实他妈的存在?”T.J咬了一口胡桃饼,咔嚓咔嚓的声响。


  “我的任务是让你高兴。”Curtis抿着唇,探究式的眼光上下扫视了一下T.J,“你现在高兴吗?”


  “相信我,”T.J叹了口气,“虽然我也很想让你尽早回去交差,但我是不会因为你这句话而改变心情的。”


  “……”


  “来点儿姜坚果饼干?”T.J提议。


                         


               
  此后的整整一个夜晚,他们一直致力于“如何让T.J高兴自己才好回去交差”和“如何让自己高兴使Curtis可以回去交差”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中。


  “所以你说的‘高兴’,”T.J比划了个引号,“是指哪方面?我心里很高兴还是看起来很高兴?”


  “应该都有。”Curtis从倒扣的茶杯上一跃而下,站在桌子上。客厅里很温暖,他摘下了棉线帽,用手扒了一下短发。


  T.J想伸手指摸一摸那看起来像寸头的短发是什么手感,被Curtis成功闪避了。


  “说真的,幸亏我是个成年人,”T.J加重了“成年人”这三个字的读音,“否则没有一个年龄只有个位数的孩子陪你耗那么久的,相信我,这个时间他们都会被大人们赶去睡觉。”


  “所以我很难交差。”Curtis说。


  “每年都这样?”


  “每年都这样。”


  T.J睁大眼睛,哇哦了一声,惊叹地说:“那你一定是个业绩非常差的圣诞小精灵。”


  Curtis斜了他一眼,T.J连忙做出“好的抱歉我不说话了”的动作。


                   


                
  “我读过你。”Curtis看着T.J,眼神深邃。


  “呃,我们人类,很少用‘读’某个人这个说法。”T.J小心翼翼地纠正,“我们更喜欢用‘听说’。”


  “你被记载到书里。”Curtis皱起眉,无视了T.J的反驳,“其他孩子也记录在里面。放在Nicholas的书架上。”


  “酷,这听起来和Stalker一点也不一样。”T.J翻了个白眼,“想都不用想,我一定劣迹斑斑,属于‘他们都是坏孩子’的那本书里面。”


  “如果你坚持这么说的话。”Curtis说,“比较你以往的经历,我觉得你前几年过的不是很好。”


  “是非常糟糕,好的先生,我知道了。”T.J倒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希望你能以圣母玛利亚之名来治愈我苟延残喘的心灵。”


  Curtis没说话,他从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找出一个什么东西,实在太小了T.J看不清楚。然后一个摩擦的声响,小小的火光点。


  “你在干什么?”T.J问。


  “点烟。”Curtis回答。


  “我靠,你们还会抽烟?”T.J觉得今晚过去世界观将会被刷新到一个新高度,这他妈都怎么回事?


  “你介意吗?”Curtis的这句话虽然是疑问句,但却有种“我就随便问问你介意也改变不了什么”的语气。


  于是T.J用手挡住眼睛,灯光溜进指缝,他闷闷地说:“随你的便。”


                       


                 
  “你既然读过我……虽然说‘读’这个词还是很奇怪,就像你看了我死后的自传似的。”T.J笑了一声,继续说,“你应该知道有关我的很多事情。”


  “嗯。”Curtis抬眼看向T.J,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那今晚真是巧合至极。一个业绩糟糕的圣诞小精灵恰巧负责了一个生活糟糕的人。”T.J耸耸肩,“我们应该开瓶香槟庆祝一下的。但我这儿的香槟都被喝光了,如果真的要制造点气氛可以去摇一摇圣诞树上的铃铛。”


  “你之前的经历,责任并不全在你。”Curtis说,电视上的电影播放完了,房间又恢复了安静。


  “我有个兄弟,你知道的,Douglas,他是名正言顺的正面教材,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孩子。我就像把人生活反了,我的生活糟糕、感情失败,还碰过那该死的粉末……感谢上帝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碰了。”T.J自嘲一样地嗤笑一声,“我真是没想到这些话居然会跟你说,我根本没打算过跟别人讲这些的。”


  “然后呢?”Curtis认真地追问T.J关于他压抑在内心里如同最后一根稻草的情感。


  “我爱过一个男人。他有家庭,他是个混蛋,但我当时也没见得清醒到哪儿去。我为了他跟家人大吵了一架,无比坚信着那个男人说的鬼话。”T.J低声说,“有一天外面下着大雨,我从互助中心回家,看到那个男人和他的妻子走在一起,撑一把伞,他的外套搭在女人身上,把她搂得很紧,笑得特别开心。我从他身边经过时却连招呼也不敢打。当时我觉得自己也是个混蛋。属于社会边缘、不识大体,连最基本的道德感都不要了。”


  “可你现在很好。”Curtis说。


  “我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消沉的情感恢复期,然后开始重新生活,戒掉与过往有关的一切。”T.J勾起嘴角,“Doug特别喜欢Love Actually,他相信真爱,就像Christmas is all around。我敢发誓他用这首歌当了快半年的手机铃声。”


  “……你呢?”Curtis沉默了一会儿,问。


  “比起相信真爱,不如先相信一下圣诞节。”T.J眨眨眼睛,“结果你的出现让我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产生怀疑了,你住的地方好玩吗?”


  “那里都是雪。”


  “真遗憾。我不是很喜欢下雪。”T.J干巴巴地说,他瞥了一眼Curtis,“你为什么穿一身黑?圣诞节难道不应该是红色和白色的吗?”


  “我喜欢这个颜色。”Curtis皱着眉,“你也是一身黑,为什么?”


  “呃,我猜……”T.J像是被问住了,扯了扯自己的黑衬衫领口,犹豫地说,“或许是因为……显瘦?”


  虽然Curtis整体很小,但T.J还是捕捉到了他嘴角的一丝笑意。


                   


              
  T.J和Curtis聊了很久,当然整体上还是单方面的。T.J因终于说出心中郁结且不用担心成为媒体新料而兴奋不已,给Curtis倒了一杯蛋酒,切开了果仁馅饼,和他在桌子上玩国际象棋。


  这对Curtis来说就有点麻烦了。T.J只需要用手指轻轻一推就可以移动的棋子,Curtis不得不站在棋盘上推着它奔跑。T.J笑起来的时候很可爱,柔软的卷发上盛满了光线,睫毛随着他垂眼的动作洒下一片阴影,而从Curtis的角度来看里面又是一片星光。


  T.J是个与众不同的人。Curtis心想。


  而他值得Curtis的一个疯狂的想法。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T.J刚刚喝下最后一口蛋酒。


  “你要走了吗?”T.J看着离开棋盘,戴上棉线帽子的Curtis,小声地问。


  “你现在很高兴。”Curtis戴帽子的手顿了顿,说,“我的任务完成了。”


  “很准时。”T.J将棋盘收起来,棋子在盒子里碰撞,他的声音听起来是为Curtis可以顺利交差而高兴,可实际上Curtis总觉得T.J有点失落。


  其实在一个半小时前,Curtis就可以回去交差了。可他选择留下陪T.J一直呆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刻。


  Curtis站在窗台上,外面的雪小了一点,道路上已经积攒起厚厚的雪层。Curtis回头看了一眼T.J。


  “再见。”T.J说,嘴角轻轻勾起,就像道别是个多么简单的事情。


  “你帮我完成了工作。”Curtis说,他想为T.J准备一份独特的礼物,“作为回报,你可以许一个愿望。”


  “认真的?”T.J歪歪头。一个愿望,多少人奢求不来的事情。T.J想了半天,他有好多事情值得许愿,比如让自己的生活走上正轨、开一家成功的夜店什么的。但最后,他说:“我的愿望是……我希望能有一件好事发生。”


  Curtis迟疑地说:“这个看起来很抽象,你能说个具体一点的吗?”


  “具体一点的一件好事的话……”T.J的目光落在Curtis身上,“我的愿望可以是明年的圣诞节依旧能见到你吗?”


  Curtis顿了一下,像是叹了一口气,凑上前去,吻了一下T.J的指尖,有种血液在烧灼的感觉。


  “你有了我的承诺。”Curtis说,他撑开窗户,雪粒落在他的身上,“你见到我时,会是你所希望的样子。”


  T.J怔住了,他望进Curtis的眼睛,心里有种酸胀感蔓延到鼻尖,直到Curtis消失在雪夜里,寒风夹杂着雪花吹进室内时他才反应过来。


  T.J揉了揉鼻子,突然有点想笑。


  有时候一些事情总是发生的令人措手不及,在和Curtis视线对接时,T.J就知道他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条河流,听起来滑稽又可笑,他甘之如饴。


  我完蛋了。


  在圣诞结束的新的一天的凌晨,T.J坐在沙发上,看着桌子上倒扣的茶杯,心想。


                      


                  
  事实证明第二年确实会稍微好一点儿。T.J的生活逐步踏入正轨,他找了份工作,正从头开始学起。一切看起来都充满了希望。


  Douglas的车出了点故障,他借用了T.J的,并且许诺T.J会在圣诞结束前把车原封不动地还给他。


  当门铃响了时,T.J正忙着把奶油涂在树干蛋糕上。他匆匆地放下裱花嘴去开门,心想Douglas可真会挑时候。


  “我以为你至少会提前给我打个电话……”T.J把门打开,抱怨的话还没说完,看到门外的人时彻底愣住了。


  “我没有你的手机号。”门外的男人说,低沉又好听的声音。


  T.J眼眶发酸,在即将汇集成雨时拉过男人的手腕,吻上他的唇。一年前他不可自拔地陷入一条河流里,一年后的自己依旧放任自己陷入一个深吻。男人的胡髭摩擦的他下巴发痒,掌心贴着他的后颈,温暖而真实的触感。


  他亲吻着男人的唇,看着对方的眼睛,睫毛颤抖。


  “我没想第一次见面就做这个事情的。”不知道过了多久,T.J才松开男人,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唇齿开合,从心底念出了那个名字,“Curtis。”


  Curtis将T.J抱住,依旧是棉线帽、棉外套,确实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来拥抱T.J。


  “没关系。”他说,久旅的疲惫一扫而空,在T.J松开怀抱让他进门时,Curtis看着T.J闪烁着笑意的眼睛,就仿佛藏着一片星空,他也带着一丝笑意,问,“这次有香槟了吗?”


  “你根本想象不到。”T.J笑着说。


   Christmas is all around.


           


-FIN


 


 依旧是个小甜文~


其实觉得Curtis是个小精灵这个设定也挺可爱的(×

评论

热度(375)

  1. 奉为羽秀枫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