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

yoshiki采访翻译——关于hide和last live(转载)

桜満開 春を待っています:

――在uk的宣传里,看到你打鼓,没带护脖器,是好一些了吗?


yo:不行。(笑)


――不行?


yo:已经是慢性了,现在也在疼。什么都不做也还是会疼。


――那鼓呢?


yo:录uk的时候还在打,只要不打三小时以上好像就没问题。但象X那样猛地打的话,简直就是自杀行为。(笑)


――编辑the last live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


yo:搞不清楚,总之自己就是抱着2箱纸巾进了编辑室。


――已经有了号啕大哭的觉悟了?


yo:心里想着"好啊,来吧。"可是实际看还是不行,《紫水晶》一开始就哇的哭了出来,5分钟之后就逃出了编辑室。回到休息室,2,3个小时之内都会想"不行了,看不了。"之后在进去看。这种状况持续了3天左右,第4天才从头看到尾。


――那几天是怎么想的呢?


yo:告诉自己,一定要超越他。"如果不能超越他,我就一生都不能说X的事。"也就是,一辈子都不能过我自己的人生。


――现在已经编完了是吧?


yo:今年的3月完成的。记得好像是3号。


――到最后还在哭吗?


yo:100%在哭。握手会之后又看了一遍,因为是发售日嘛。那时又哭了一场,到最后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对自己说,这么大人了,也差不多一点啊。


――是因为想起了hide吗?


yo:我想,对我而言,最痛苦的是hide不在了这个事实。


――hide说过"对我来说,X就是yoshiki"那对yoshiki而言,hide也是很大的存在吗?


yo:X是,我说"是这样""是白的",那就会变成白的,我说,"是黑的",就会变成黑的band。


――这就是hide说"在我而言,X就是yoshiki"的理由吗?


yo:hide总是说"yoshiki说好就好。"但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经常是会一下子就冲出去的性格。所以做事情之前,一定会问hide"你怎么想?"


――哎?


yo:自己的事也总是问hide,比如,"这次我会接受北野井子的采访,怎么样?"等等。


――连这些都问?


yo:嗯,什么都问。"我正给西城秀树写曲子,怎么样?""要是yoshiki的话,写写也挺不错的啊。""给kiss做一首歌,怎么样?""做《ブラック、ダイアモンド》吧。"几乎什么话都会跟他说,但现在已经没有可以商量的人了。


――是吗。


yo:现在,还是好想让hide听uk,问他"怎么样?这个。"他会回答"哇,怎么变成这种音乐了?"然后继续做,给他听,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当初刚见hide时是什么感觉呢?


yo:在神乐坂的live house,他在他自己的乐队,觉得他好帅。而后,一起去了他们乐队的庆功宴,不对,是我自己闯到那里去的,用命令式说"进X。"


――在别人的庆功宴上?


yo:那时hide也说"yoshiki,这是我们的庆功宴啊。"(笑)"我知道,进X啦。""现在马上可能不行。""我一定会让你想进X的。"


――哎?


yo:然后,hide的乐队解散时,给我打电话"我不再做乐队了,可是―――"


――说了这种话?


yo:嗯。我当时说,那不做也好啊。


――哎?不是马上抢人吗?


yo:不是不是不是,他问我"有不少band叫我,怎么办?""你怎么想呢?""不做了,去当美容师。""那不做也好啊。"是这样说的。


――那hide呢?


yo:他只说"啊,这样啊。"就结束了。


――就这样?


yo:嗯,就这样。2,3天之后,hide给我打电话,"我去看X排练行吗?""好啊。"而后,他一个人象发呆似的看着我们练习,之后一起去喝酒,就说,"我进X好吗?"就这样。


――哎?


yo:taiji也是。一度退出了X。一天,又不明不白的回来了。当时,他来我家,说"没住的地方了,让我住。"之后就住着不走了。过了几天,突然说"还是想和yoshiki一起做点什么啊。"hide也常说"和yoshiki在一起,好象什么到能做到似的。"所以,我有时候想,那两个人,是不是脑子里真的只有音乐啊。(笑)


――是觉得和yoshiki在一起就一定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吧。


yo:我觉得是。想想,hide以前是队长,pata以前也是队长嘛。


――那pata是怎么进来的呢?


yo:我以前帮他们打过鼓。庆功宴上,pata说"不来我们这边吗?""不要,我不进。你不来X?""我是队长,不行的。"他虽然这么说了,但当他发觉的时候,已经是X的队员了。(笑)所以说,很不容易啊,做一个所有队员都是队长的的band的队长。就这样,hide,怎么说呢?总之,就是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折腾出来,hide把那些东西的残骸捡起来,这么一点一点向前走的乐队。


――残骸?


yo:比如说,X刚出道的时候,受到不少评论家的攻击,我马上就和他们吵了起来,象"你们也不是什么高雅的人"等等,那时,hide就跟我说,"yoshiki,那么做是不对的,要好好说话。"


――哎?


yo:我是那种一下子就会冲出去的人,每当那时候,hide总是会给我助言。所以,我真的很想给他听,给他听uk。


――the last live编辑完了之后,对hide的事有一个小节了吗?


yo:我只看着他(这里的他yo用的是あれ,我不知他在指什么),只为他烦恼,只想着他,而后做我该做的事,这不需要什么小节吧。


   为尊重原文,我决定打上日文原文


――the last live の編集を終えた今でもhideに関してはまだ区切りがついてないんですね。


Yo:あれだけ観て、あれだけ悩んで、あれだけ考えてやってまだ涙がでてくるってこと  は、これはもう区切りがつかないんでしょうね。 



评论

热度(20)

  1. 余思桜満開 春を待っています 转载了此文字
  2. 世界桜満開 春を待っています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翻译!!TLL真的是每次听都要哭的一场_(:з」∠)_
  3. 秦艽hierba桜満開 春を待っています 转载了此文字
    挖古物了,没办法拉着宿舍小姑娘刷tll兴奋的睡不着😲拉着入坑的姑娘刷解散演唱会会不会太虐 越来越爱